;

 返回

命运之母子情怀abe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一个夏日的午后,天气非常炎热,我刚和交往三个月的学妹“中山樱子”,终于办完男女之间该有的事情,我的童贞是在三个月前才开始失去的,虽然我过的是平凡的大学生活,而且学妹也陪在我身边,但是心中总是有些落寞的感觉。  我叫大宇造人,今年十九岁,大学二年级学生,除了平凡的生活之外,偶尔就是参加下课后的社团,花草研究社,也简称“花研社”。  社里有一位三年级学姊“真纪子”,还有三位跟我同年级的学生,其中有两位是女生,叫“木村兰子”和“沙也娜”,另外一个就是我的一位损友,叫“田也纪夫”。  听说真纪子学姊才大我一岁,不过她已经是一个有三岁大孩子的母亲了,而木村兰子和沙也娜还是单身,并没听说有男朋友,最后是我的损友田也纪夫,他脸上常挂著笑容,长的也很英俊,做人不拘小节,是种大辣辣的性子,虽然他与许多女人都有绯闻,但是身边的女性却还是没有少过的迹象,总的来说,他是属于一个帅哥浪子型的朋友。  再来说到的,是我最重要的亲人,跟我相依为命的母亲“大宇熏美子”,母亲在我小时候,跟爸爸离婚了,原因我并不清楚,但是从有印象以来,母亲就是一个温柔美丽的女人,和爸爸离婚后,母亲为了照顾我,也担下养育我的责任,在一间外商公司当OL。  母亲虽然已经三十六岁,但是年轻时就保养的非常好,皮肤白皙柔嫩,长的又温柔美丽,因此在年龄上比上二十多岁的年轻OL,那感觉更是让人亮丽且妩媚的。  和樱子造爱后,我也像平常一样的回到家里,我站在家门口,当下把门打开,客厅没有人在啊,想必母亲又是为了多赚些钱,又加班到很晚吧,我疲累的坐在沙发上闭起眼珠……  “嗯……嗯……嗯……嗯……唔……嗯……嗯……嗯……”  那是什么声音?正当我疲累的休息,里面的房里好像传来了一些低鸣的声音,是妈妈在卧房吗?生病了?我慌的提起脚步快速走去,来到卧室,我将房门打开,想不到!在入房门的瞬眼间所看到的竟是我几乎不能相信的画面……  呈现灰暗的房间内,看到母亲一丝不挂的裸露立着床头,她后面站着一个黑色的影子,好像是一个身体相当魁梧的男子,他正从后面玩起母亲的乳房,而母亲则好像享受着欢愉,低鸣的声音此起彼落,似乎正配合著男子的爱抚,这是什么?!我目见这个场景,身体有种想剧烈的忏动,而脑中再也无法思考,一种几乎无法相信的画面,竟让我看到了。  在我心中一向有如女神般,那神圣温柔的母亲,此刻竟然让一个陌生男人玩弄,我的心中那神圣的幻影破灭,当我回过神来,那眼珠注视到,那男子开始抱著母亲的背,然后将那恶心的舌头探入了母亲的嘴里,最后只看到两张嘴交缠在一起,当我看到这时,只感到脑中一片空白,我怒的发出一声喊叫……  嗯……!我人在哪里……!  睁开眼睛,我看着眼前的四周,我意识到我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我怎么会在这,昨天……回想到那模糊的记忆,我心中一震。  老妈,我想起了我所看到的事情,但是为什么是在梦中,是做梦吗?但是,真不可思议,感觉很实在。  唉……不愿多想,因为在我心目中那温柔美丽的妈妈是不可能背着父亲以外的人造爱的,虽然以母亲的条件来说,是非常有可能有追求者的,但是以母亲的个性,一定会拒绝男人的追求,我心里恨著自己在梦中竟然对女神般的母亲有这种想像,就算是梦中也一样,在沉寂了一会后,我拖着漫长的脚步下楼去……  走下楼之后,我看着坐在客厅的母亲,老妈边喝着咖啡边看着报纸,那亮丽润泽的脸庞,迷人的媚眼正专注的看着时装杂志,老妈正享受着那早晨的美好时光,看着老妈已经穿好上班的服装,那白色的蚕丝衣,外搭著一件OL的淡蓝色制服,在腰围下,是件及膝的窄裙,那窄裙底下穿着一双肤色透亮的丝袜,和一双平底拖鞋。  “造人啊!今天起的特别早,不需要妈来唤醒你,呵~快来吃饭吧。”母亲看到我,温柔的笑了。  我走了几步,并没与老妈同坐,只是看着老妈,她上面的两个钮扣是不会扣的,这是她每天早上的习惯,她说,这样是最轻松的时光,自然是要过得简单一点,而且,她说我是她儿子,难道会有什么企图不成。  我当然是不会太在意,可是,今天的我却感到特别不自在,不知为什么,我竟不敢望着那令人遐想的丝衣内,那令男人窒息的乳房天堂,当我低头往下望着时,一幕更令我惊讶的画面又停留住,母亲因为穿着那件及膝窄裙,除了可以看到那诱人的丝袜大腿,隐约从两腿内侧还可以看到里面那小小的一件丁字内裤,母亲什么时候会穿上这种性感的服装呢!我非常讶异!  要是平常的我是不会在意这些,更不可能会注意到这些,母亲有如女神般的高贵,在我小小的心灵中,是不敢去想像的,但是当我看到母亲那双如白锲玉般的美腿时,昨晚的画面似乎又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脑海里,想着母亲昨晚被那男子吸吻过的身体和嘴唇,那大腿上也一定被糟蹋得体无完肤,男人似意摸著母亲的乳房,最后用上自己最自豪的部分,来糟蹋。  想到这些,我心跳得特别快,别过脸来,我马上拿起桌上的中午便当。  “早上的社团有点事情,我早餐不吃了。”  “啊!……造人……”  说完我便快速的奔出家门,远离这曾经是我认为既温馨又安全的家,因为我不知是梦还是事实,心里尴尬的根本无法去多想。  来到学校之后,在一天漫长的下课钟响后,我踏进社团,社团的真纪子学姊也还没回家,正在整理着花草,平常的我总是很开朗,会跟学姊讨论一些关于爱情或烦恼的事情,由于学姊生性大方,而且容易相处,所以我总是会把心中的想法告诉学姊,可是今天学姊也发现到了我怪异的地方,所以也问起我发生什么事情。  我心中挣扎一下,便把昨晚所看到像是现实又是像梦般的情形,都陈述了出来,学姊听到后,看着我阴沉的一张脸,也变得一本正经。  “造人!你母亲在你心目中的地位,是一位女强人,也是圣女般的母亲,但是对于女人的我来说,我认为那是你母亲为了要养育你,所以在你面前不能成为没有担当的女性,但是你想想,你母亲终究是一个平凡的女性,是需要爱的。”  “你母亲才三十六岁,需要被爱是很正常的,况且,你母亲和父亲也已经离婚这么久了,难道你不应该站在自己母亲的立场,为她的幸福着想吗?如果有不错的男人来追求你母亲,你应该要祝福你母亲才对”。  听了这些话之后,我并没有太大反应,因为学姊的这些话我都懂,但是我心中实在是无法面对,母亲的身体裸露在陌生的男人面前,这是我所无法接受的。  别了学姊后,我来到了樱子的家,在樱子注意到我沉重的脸后,问着我发生什么事,我无法答话,因为心中所想的竟是母亲那与人造爱的画面,我身体的欲火也发了上来,一时间扒了樱子的衣服和内衣,而我温热的嘴唇紧紧的吸舔著樱子乳房上的小樱桃,手臂紧紧的圈抱住樱子,在我的面前,樱子的脸庞却突然像幻化成母亲的脸,我心中一震,嘴舌相贴著,便沉入樱子的舌内,在樱子莫名的悸动中,也配合著我的爱抚和需求,渐渐地结合在一起,我提起了挺立的肉棒,便深深而入。  “嗯…嗯…造人…你今天….好奇怪…嗯…嗯……但是……我好高兴……嗯…再用力……再用力…爱我…我爱你…深入…面……唔…啊……到了……造人……一起……啊……!!”  跟樱子造爱后,我面著天花板,身体上的疲累和心灵的痛楚,似乎也得到了宣泄,樱子轻轻的吻了我一下,我也回应着樱子的唇,在一阵不舍后,我还是离开了樱子回到家里。  回到家门口后,我开了门,客厅的桌上摆满了丰富的菜,而母亲也坐在椅子r上等我回来,想必已经等了很久,都已经七点了,而母亲也在家里等着我,我看著母亲那慈爱的脸孔和关怀的态度,让我对自己那邪恶的想法退去,而我也深信,我那是在做梦,而那梦只是我良心的考验,我对着自己这么默想。  “造人!今天妈有做你最爱吃的炸猪排,菜还有汤,你可要多吃一点。”  “嗯,妈妈做的菜是我最喜欢吃的,而且我们母子好像也很久没一块吃饭了呢。”  熏美子笑笑的说:“还说呢,不知道是谁交了女朋友都这么晚回来。”  我也有点不服的说:“还不是妈妈,每天都加班到这么晚,让我晚餐有时只能吃便利商店的便当。”  在母子互相抱怨嬉闹之后,饭也吃得差不多了,母亲端起碗筷步入厨房,我看着母亲身上的衣服,是早上上班时所穿的OL服和窄群,我此时才知道,原来母亲一直为了等我,而忘记换下自己的衣服,我感到自己真的长不大,自惭形愧的望着母亲的纤细背影,我步起身子,好想走到母亲身后,脸贴著母亲的背,轻轻的抱住母亲的细腰,跟她说抱歉。  “妈……如果我有女朋友,妳会在意吗……”突然道出了这句话,我来不及收回,自己为何会如此不经意的就说出口来呢。  母亲静静的看着我,不发一语,我感觉自己似乎被母亲的眼光所责难,但是母亲却突然走来,右手放在我的肩膀上,露出微笑。  “傻孩子,自己儿子所交往的女朋友,当母亲的当然会关心啊,怎么会问起这些呢?”  这句话从母亲口中说出来,是多么自然,对于母亲的回答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我却有一些许多失落感,也许是我心里多么想让母亲忌妒吧,还是……

  这时,我的脸颊上传来母亲双手的温热,母亲将我的手放在她的细腰上,瞬间,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虽然温暖,但是却无法掌握。  我轻轻的开了口问:“妈……妳现在……也有在交往的男朋友吗……”  母亲看着我,脸色茫然,有点愣住的感觉,她显然对我刚才说的话是在思考著,过了会,母亲掂着脚,摸着我这个比她还高半截儿子的头,对着我说:“妈妈已经这么老,还会有谁想追我吗?更何况妈妈只照顾你一个人就很累了,哪里还有时间交男朋友呢,你啊!想做妈妈的男朋友不成。”  听到这里,我心中豁然开朗,阴影瞬间也消失了,那是当然的,依照母亲的个性,交男朋友的话,一定是会让我知道的,又怎么会瞒着我呢,我心里这么想著,在步入自己的房间后,也愉快的睡着了,那果然只是一个梦。  隔天一早,我愉快的上课,一到了下课也走到了社团里面,今天不太一样,除了学姊之外,木村兰子还有沙也娜也在,除了我那花心的损友之外,全部全到了,我坐着和三位女生愉快的聊天,一边说著那话题就突然转移到我母亲身上。说到恋人,母亲有没有男朋友的事情,学姊似乎半开玩笑的说著,但这些话,却一下子又让我沉到谷底的感觉。  “其实,你母亲或许是以站在母亲的立场上跟你讲的,而不是把你当成男人来考虑,因为,在女人的生活中,是必要隐藏自己一些秘密,所以就算生活上有性伴侣,也不会轻易的让人知道,总之,女人天生的环境,有时是需要很多假面具的。”  听到这些话,那心中好不容易平静的心,一下子又像大海般的奔腾,起伏不定,我心中一沉,也不想再说什么,就比平常还要早的,便踏出社团,想赶快回到自己温暖的家里。  来到家门口,我还是提起愉悦的心情进去,想像著一桌的饭菜和母亲温柔的脸庞,但是当一打开门,还是和之前一样,客厅除了自己之外,什么都没有,我看时间已经六点钟,想必母亲一定还在为了自己,又得努力的加班。  随着时间的流失,我恍惚的揉揉眼珠,已经晚上九点钟了,母亲依然没有回来,而我也因为等著母亲而趴在桌上睡着。  看着时间,肚子也饿了,想想还是去附近的便利店买个便当吃,我漫步在没有什么人的道路上,绕过一条天桥,然后走到便利店里,随手拿个便当,便又走回天桥边的路。  “唔……唔……嗯…唔…嗯…咕噜…嗯…嗯…嘶……嗯……唔……唔……”  我听到天桥附近传来奇怪的声音,似乎是女人的低鸣和痛苦声,我好奇的往声音的方向寻去,最后在天桥灰暗的灯光处,看到一个令我石沉大海的景象。  一个女人穿着OL服,蹲著帮一个年纪约和我相当的男子口交,而那个女人……天啊!……是熏美子……我的母亲……  我看着这画面残忍的掠过我的眼前,从侧面看过,那男子的肉棒挺得极大,我只看到那男子的背影,并无法仔细的看出是谁,而母亲此时正温驯的抚摸起他的肉棒,有时放在嘴里轻柔似意的舔舐著,一下子那男子的肉棒愤而发红,就像一只破体而出的红怪物,而母亲却不介意,将那把恶心的红怪物给深入自己的嘴里。  “阿姨……我……我快出来了阿……”  “嗯~~唔~~咕噜~~唔~~全部都射出来,射进我的嘴里吧……唔~~嗯~~唔~~~”  一阵洪水之后,母亲的嘴里有浓浓的精液溢了出来,而母亲的眼珠也正看着那还挺立著的肉棒抚摸著。  “好棒呢……你刚刚才射过一次…想不到肉棒还这么有精神呢……来……阿姨在帮你一次……”  看着母亲的嘴脸亲吻着肉棒,女神般烙印在心中的母亲,此刻像是欲求不满的妇人,脸上那原本温柔的脸庞,此刻已经是我所不认识的,我瑟缩在墙角的一旁,心中痛苦的声音,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在我如恶梦般的时刻,一个又令我心痛的画面又出现,母亲裸露出丰满的双乳,把男子下体的肉棒,深深的卷入,而母亲的双手慢慢把自己的乳房深入夹紧男子的肉棒,一时淫语之声弥漫着附近,好像快震破我的耳朵,母亲时快时慢的紧紧搓揉,而男子也好像上了天堂般的哼啊。  “喔…啊…阿姨…好…好舒服…我的又快要出来了啊…喔……啊……”  母亲边用嘴轻轻吸舔着肉棒,也边用双乳夹紧。  “嗯….嗯….嗯..孩子…你的…肉棒…好大…嗯…阿姨……也很高兴……射出来……射在……阿姨的脸上……嗯……嗯……”  一下子,少许的精液又流了出来,在母亲的脸上潺潺的留着,母亲少许的清理之后,站起身来便要把衣服穿好,那男子却一把抱住母亲,看到这时的我,心中愤怒的火光,只想要把眼前不知名的男子杀死念头。  男子抱紧母亲,像个小孩般的把脸贴著母亲的乳房,而母亲也摸着他的头,男子突然要求只要能抚摸妈妈,他只想要如母亲般的爱抚,母亲听了之后,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回答,男子只得慢慢将手抚摸到母亲的下部,顺着大腿,抚摸了一阵后,在掀起母亲那蓝色窄裙,便把头贴著母亲的私处,隔着透明的丝裤袜和内裤,贪婪的吸吮起来。  看到这里,我直想要冲出来,心里头想着,就这么冲出去,如果让妈妈知道我在旁边一直看着他,而且妈妈在我面前的颜面,一定会从此抬不起头来,想到这里,我愤怒的脚步停顿一下,心里只想着妈妈一定要拒绝他,会拒绝他的。  “嗯嗯,吸~舔~吸~~呵呵!阿姨,你的下面湿了喔,吸~舔~~~”  “……啊……不要……那里…不可以的…嗯…嗯…嗯…阿姨…的下面……不可以……弄得……嗯……嗯……啊!!!”  看到心灰意冷的我,边奔跑着,双眼愤怒发红的眼神直直邓著,跑回原本熟悉的家,手中的便当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丢了,而整条没人的路上,就只有我的怒喊声。  天桥边。  “嗯……嗯……不行…阿姨…的下面…不行的…嗯…嗯…不…不……可以……嗯……不……啊!!!  “吸~舔~舌头上下绕着~~唔~啊~~吸~~舔~~阿姨,你的味道好好闻,我想要直接插入吧,可以吗?”  “不行……!!”  熏美子惊慌之下,一把推开了男子,脸上显露了些许的红晕。  “阿姨,为什么不行……我喜欢啊……我可以娶妳的……我想要爱你……妳不相信我吗?”  男子情欲间带点动情的双眼直看着熏美子,眼神像等待熏美子的答话般而注视著。  “阿姨……只能跟你做到这里……因为……你是造人的同学……阿姨只是像母亲般的想爱护你……你只能享受母爱……不可以继续下去……这姨这样做……已经是极限了……所以阿姨不能答应你的要求……”  男子眼眶中泛著不平,明知道自己的要求是非常无礼,但是在熏美子的劝说下,也了解了道理,在熏美子轻轻吻了男子的脸颊之后,便穿回自己所裸露的衣服,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去。  虽然此时熏美子有节制,但是造人并没有看到这场面,也造成了日后造人所无法弥补的伤害。  回到家之后,熏美子看到造人不在客厅也不在一楼,看看墙上的时间,也已经是十点钟,便上楼到了造人的房间,熏美子开了造人房间的门,看到面著墙壁侧睡在一旁的造人,已经睡着了,熏美子走近了造人的床边,把一袭棉被给披在造人的身上。  其实造人并没有入睡,他听到熏美子开门进入的瞬间,心中无法平息愤怒的心情,怎么可能让他安稳的睡着,在熏美子关门离去的时候,造人才抱着非常复杂的心情睡去。翌日清晨。  熏美子煮完早餐,刚退下围裙,这时她来到了儿子在二楼的房门外。r  “造人。”  熏美子温柔的喊了数声,见儿子未有反应,她在门外迟疑了会,最后决定将门给打开,进卧室唤醒儿子。  刚踏进儿子的卧室,熏美子才知道卧室里并没有人,熏美子想,造人这孩子一向不会这么早出门的,连早餐都还没吃呢……?r  熏美子随后来到一楼的橱柜,看到儿子要携带的中午便当,竟还完整的放在原位,熏美子心里感到有些疑惑,造人这孩子是怎么了呢,难道?是自己昨晚太晚回来,才让造人这孩子生气了……造人这孩子平常并不会与自己闹这些别的。  来到客厅,看着儿子离去的门口,熏美子的心里充满无奈。  

  在学校里,半天下来,造人无心听课,他还想着熏美子的事情,因此老师在教导什么,他一刻也不会注意听的,他眼神时常望着窗外,虚无飘渺,整个人给人的感觉颓废许多,也毫无一点精神可言。r  这情形被女老师给发现了,那老师不忍心苛责他,也只有让他去外面洗把脸的份,对于这事情,其它同学并不会太留意,可是那却瞒不过他唯一的死党,也就是田也纪夫的眼睛。  下课后,造人转眼消失,纪夫遍寻不著造人的影子,最后他想到造人有可能去的地方,应该也只有哪里吧,他知道造人一有烦心的事情,总会上到学校的顶楼去的。  “造人!你小子果然在这啊。”纪夫俊朗的脸上挂著一抹笑容,他本想问出造人的心事,但却远远就看到造人双手撑在栏杆上,他仰头看着天空,一脸懒散,又若有所思的表情。  纪夫瞧见他那一副怪异的神色,当下直感觉造人身上定发生了什么,不然以他平时随和的性格,哪里还会有什么可让他烦恼的事,如果有的话,那也只有他的母亲,大宇熏美子才会让他如此烦恼的。  “造人,你小子今天怪怪的,上课总是心不在焉的啊,别人看不出来,但你可别想瞒过我纪大爷的眼睛,你要是有什么烦恼,说给我来听听吧。”   造人看了纪夫一眼,淡淡一笑:“我没什么的。”造人回头又看着天空。  顶楼微风徐徐吹着,仿佛自己的心情也可以随着风儿在飘荡,随着风儿远去,造人并非不想理睬纪夫,只是他此时思绪复杂,心里这些事,无论怎么解释也是多余的。在如何,也无法对朋友说出母亲与人做那些猥亵事情的一面。  望着大楼底下,那些小如蚁群的同学们,个个快乐的穿梭在校园各地,坐或立,吵闹或者嬉戏,无忧无虑的,从顶楼看,每个人竟然都是如此的渺小,如此的毫无价值。  “当~当~~!!”    钟声响起,造人依旧不发一语,凝望着天际。  纪夫道:“造人!上课钟响了,我们回去吧。”  看着造人那沉寂的面容,又不想解释任何事情,纪夫知道依造人的个性,现在并不是问话题的时机。  “唉~!”看着造人离去的背影,纪夫无奈的耸了耸肩,随后也跟着造人下了楼。  经过下午几堂课,造人依旧闷闷不乐,四点钟声刚响起,造人拿起背包,往自己背上一提,整个人就有如失去知觉一般,无精打采的踏往校门口的路,在路上,许多同学打招呼,他也不理睬,人经过社团,也并没进去,他离开校门后并r没有去女朋友樱子的学校,这是他第一次,就这样直接踏往回家的路上。  “喀喳!”      进了家门,造人脱了鞋,他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慵懒的躺在床上,他想着许多事情,想起母亲的另一面,突然,他心里一震,发现有些奇怪的地方。r  造人心暗道:“不对啊!自己刚才是怎么进来家里的,家里没人,那么门平常都会锁上啊,门给自己一转便开了……是不是母亲回家了!”  造人心想着,随后也悄悄来到门口的鞋柜,这时,他发现母亲今天所穿的高跟马靴,那是一个银色尖头样式,平常活动的腿跟与脚裸都会被那马靴的流线所覆蓋住的一双靴,那种靴子,平常上班女性并不会穿的。r  造人将高跟马靴从鞋柜拿起,放在手中触摸著外皮,这鞋子显然还有些余温,母亲负责的是业务主任,平常是三点钟下班的,母亲今天没加班!造人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感到高兴。  知道母亲没加班,造人高兴的从客厅来到熏美子的卧室门外,敲了几声没有任何反应后,造人便开门进去,就在卧室内刚想寻找熏美子的身影时,造人便看到熏美子的浴室里灯在亮着,且里边还有冲澡的声音。  “浴室里有声音?母亲在洗澡吗?”听见熏美子在冲澡的声音,造人怕熏美子会发现,他急忙躲在卧室的暗处,一个与人同样高的衣橱旁蹲卧著,他长舒了口气后,眼神才放在浴室里的熏美子身上。  这时,熏美子虽然被浴室的冲洗门给挡住,只能勉强看到洗澡时的黑影姿态,但是透过浴室里的光影,还是能清楚的感受到那熏美子的苗条身材,那黑影所带来的诱惑,伴随着冲澡的韵律,那都让造人心跳的很快。  造人突然想起昨天在客厅上,母亲正在享受早晨的美好时光,她打开上衣的两颗V领钮扣,透透气,那扣子打开时,从丝衣里,隐约能显现出两颗呼之欲出的乳房,那白里透皙的粉色肌肤,说穿了,简直就是男人梦想中的天堂,造人想著,就算是女朋友樱子也没有这么好的乳房。  不知不觉,造人陷于幻想的世界里,他拿起樱子的乳房和熏美子比较。但是才想了会,自己的脸色顿时由红转白,他敲著自己的头,来晃晃自己那胡思乱想的脑袋。  造人心里想:“她可是我的亲生母亲……我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喀─喀─!”在这时,熏美子已冲好澡,她单手打开浴室门,另一手则贴著浴巾外围,让浴巾包裹着自己丰满的身材,造人本来还担心会看到母亲裸露的春光景色,心里挣扎,但是当看到熏美子用浴巾包裹着身体时,他心里才像是放下了一颗石头。  不一会,熏美子走近衣橱旁,她先打开右侧衣橱,从中仔细挑出了一件红色的性感无袖小礼服。熏美子的这番举动,却让躲在暗处角落的造人身体压的更低,造人这时气都不敢喘一声,生怕如果被母亲发现自己在偷窥她,那以母亲如此贤慧的性情,她以后该如何来面对自己。  幸好熏美子挑好衣服后,并没有发现卧室里还有其它人在,一会,她又开了左边衣橱,从整排架好的裙子里挑出一件搭配礼服的红色性感开叉裙。    接着,熏美子转过身来,她突然展开浴巾,将浴巾卸下,露出了自己白皙的嫩背,这情形,就犹如孔雀开屏一样,让人充满无限遐想的光景。  这诱人的臀围,美好的身材,秒秒都让躲在衣橱角落的造人看的喘息,虽然造人知道熏美子是自己的母亲,但是造人心里还是有种莫名的悸动,他强迫自己压下那股想冲出强迫熏美子的念头。  熏美子毫不知情,她淡著微笑的脸,坐在床头上,熏美子的侧面刚好位在造人的眼前,因此熏美子的一举一动,都被造人的看的很清楚。  熏美子先环起右脚,在往左脚,她往上先穿起一件性感的蕾丝内裤,那内裤是浅紫色的,在中间有各爱心形状,那爱心是透明的,稍一入眼,便可看到整丛的黑森林,看来是时髦下的产物。  造人看到这里,在心里直感到不可思议,在造人的记忆里,他母亲是非常平凡的,就像圣洁的女性,他认为母亲是不可能穿成这样的。  换上内裤后,熏美子起身对着镜子映照一番,她对着镜子笑了笑,觉得很满意,又坐在床头套起丝袜。  熏美子坐在床头,她先将丝袜圈在两脚外,然后将它往上缓缓套起,那丝袜被熏美子拉到了大腿的地方,慢慢行成一幅优美的线条,熏美子起身时,造人不由得吞了一些口水。  因为造人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母亲竟是这样性感的一个女人,他看着母亲那一双直挺挺的白玉美腿,那丝袜从脚指包裹到母亲的臀部上,最后全部都裹住母亲那优美的下半身,那情形就像是在下半身上抹了一层油粉,光滑透亮,让人生出一种想牡丹花下死的念头,一种想靠近在脚下欣赏的欲望。  还没等造人回过神来,那熏美子已经穿好红色高叉的窄裙,熏美子照样对着镜子转了几圈,她稍微低身抚平了自己裙子两侧的交叉线条,那高叉突起的两侧,随着熏美子的几步步伐,那大腿也露出了美丽的两侧高叉花边,又走了两步后,那交叉线条消失,又行成平常的裙摆,看着那一副随时能诱惑人心的画面,不r时让她感到很满意。

  可是这时的造人,他却看到熏美子低身后,她那随波荡漾的乳弹,仔细一看,那中间的樱乳突点更缓缓显露,垂涎欲滴,那就犹如在欣赏一朵花时,那朵花突然展开,缓缓露出她那灿烂的苞点,然后含羞点头。  来到客厅,熏美子先在客厅的饭桌上留了一张字条,她写了几句,接着坐在门廊上套起马靴,一阵踏脚,熏美子先让穿着的靴子感觉舒适后,才离开家门而去。  从后方看到这幕的造人,他赶紧来到在饭桌前,再拿起那纸条看着。  字条:“造人,妈妈在饭桌上给你留了一万块,今天妈妈加班,会很晚回家的,你要记得吃晚餐,不能饿著肚子。爱你的妈妈笔─”r  看到纸条内容,造人心里生起了反感,原来!自己的母亲都是如此加班的!都是这么欺骗自己的!  造人愤怒不已,他从桌上拿起熏美子留给他的纸钞,握着手里,接着便往外头而去。  就在造人离去不久,那角边走出一个男子的身影来,那男子样貌长的很英俊得体,虽然平时个性有些浪荡,可是在私底下却很关心造人的事,这人不是别人,他就是与造人同社团的好友─田也纪夫。造人从家里出门后,手里还紧握著那张万元纸钞,愤怒的心情无法平复,他无法相信这是事实,他尾随走在几条街道上,监视著母亲的一切行踪。  熏美子的上半身是一席无袖的鲜红小礼服,低胸,却不失为淡雅的西洋气质,那底下的高叉窄裙踏出一步,都会掀露出裹着丝袜的修长腿部,配上高跟马靴的修饰,让她整体看来更有种时髦女性的味道。  尾随后方的造人仔细一看,母亲的手里还拿着一份黄色的牛皮纸袋,那看来就像是即将参加宴会的打扮,看到母亲如此盛装,造人的内心瞬间有如针扎于心,他想着母亲的行踪,难道是想参与其它男性的邀约……  造人无法在想像下去,他跟着熏美子,一路尾随到市集,最后终于来到了盯内最繁华的大都会地区,那四周满是高楼的区域。  走在繁华的大都会,熏美子突然的出现,一时间引起了许多人潮的关注,在r人行道上,一个卖烤章鱼丸子的中年老板看到熏美子之后,他傻的给烤焦了,被客人责骂,却一怒之下收起摊来,那老板还因为庆幸能再多看几眼熏美子的倩丽影姿,而高兴的直嚷着说要每天提早来这摆摊。r  还有一位年轻上班族,当他看到熏美子的俏丽姿色,走着走着,那公文包给掉在途中,忘了捡回,最后还一路上走到家里,被人给送到盯内的警局去了。  更有些好色痴男因为想欣赏熏美子的高叉裙摆,他们垂著一双淫秽的眼神r,离著一定距离紧随在熏美子后方,那些路人彼此照应,但最后还是被警察给发现,而搞的人仰马翻,通通捉上警局来收场,实在是美人无心,痴男有意的结果。  虽然熏美子一路上引来许多人的垂涎,但造人心里却更加惶恐猜测,他知道r母亲现在的穿着并不是上班的打扮,而是要参加约会的。此时无论是行走,或者是不经意的抚摸发丝,都会勾起造人不安的心情。  尾随一段时间,走到了一段路口之后,熏美子终于停下脚步,她站在红灯区,一处在等待车辆站牌的地方,她两手将牛皮纸袋搁在自己的裙下,那脸上却显出一幅正在等待的幸福姿态,造人这时看的很清楚,他无法相信,而且心里更是难受。  造人握紧拳头,心里愤恨的想着,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会如此让母亲深深著迷。  为避著熏美子察觉,所以造人也只能躲在稍远的人行道树侧,就在熏美子等待的同时,一辆高级的黑色加长轿车,缓缓的靠近道上,最后那轿车停在熏美子的眼前。  不久后,轿车里下来了一位相貌非常英挺的男子,那男子看来很年轻,肌肤白净,彬彬有礼,全身打着深黑色的西装领带,穿着一双咖啡色皮鞋,那男子一副绅士样,看来像是一名企业的小开,当男子见到熏美子后,一脸微笑,礼貌的帮熏美子开了车门,等熏美子进入车里,那男子再度绕到另一边给自己开了车门,随后坐了上去。  看到眼前那一幕光景,任谁看了都知道那是情侣间才有的,造人愕然,内心的时间似乎已经停止运转。  “原来……原来这一切都像真纪子学姊所说的一样……老妈有了情人……有男朋友……这都是真的……”  ‘啊~~!!啊~~!!’造人内心呐喊著,将两手重重的垂打在树上,大树同情了他,同时刮起了几片叶,他的两手背肉红肿,血也些微渗了出来,路人不解,却也纷纷回避。  眼看着黑色轿车逐渐远去,造人心里却又无法割舍对熏美子的情。  ‘如果母亲幸福,那我呢!我自己真正的幸福难道就是如此吗!’  想的同时,造人眼里突然闪过一丝希望,他想起熏美子手里的那份牛皮纸袋。  造人幸手拦了一辆,开前座车门坐了上去,随即说:“大叔!麻烦请你跟着眼前那辆黑色轿车!麻烦你!请快点!”  “跟着?喔,好好好!年轻人你可要捉紧囉,我老方跟车的技术可是很快的!哈!跑囉!”司机不明所以,但难得久违欣赏自己开车技术的年轻人,因此他一手顶着自己头上的工作司机帽,风驰神速的跟随上去。  两辆车绕了几个市区后,离着相当距离,路口上随处是繁华景象,高楼层迭,商业都市的人潮,这些景象,却让造人更加烦躁,心想,到底那男人开车要载老妈去什么地方呢?  随着太阳逐渐西沉,黑色轿车终于来到了一处远离都市的郊区,不远的前方路侧,一栋被大树围绕在两旁的顶级高楼,那高楼外表美轮美奂,内道入口有着深隧的花园灯光。  黑色轿车停了门口后,不久,那年轻小开下了车,帮熏美子开了前门,自己也将车交给店里的接待人员,随后,那年轻小开领着熏美子,两人进入大楼内。   “大叔!谢谢你!”  “嘿~~!年轻人啊~~!你给太多钱拉~~!我要找你钱啊~~!”造人从袋里掏出万元,不等司机嚷着要找钱,他已经下了车,往大楼而去。  随后,造人来到眼前那夜色缤纷的大楼,那看来有数十层高,五灯十色,光彩夺目,许多灯光晃着他有点眼炫了,造人还是勉强的抬头望去,他想看清楚这r大楼的名字。  造人抬头遥望眼前的大楼,红色字幕浮着‘─滨尼赛丝─HOTEL。’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FATE命运之夜95b

3.0分

3.0分 命运ddb

3.0分

3.0分 母诗之看奥运489

3.0分

3.0分 母诗之看奥运489

3.0分

3.0分 女人的命运2c2

3.0分

3.0分 女人的命运2c2

3.0分

3.0分 阴影的命运bc3

3.0分

3.0分 【完美情人】【作者:命运舞会】【完】3dd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