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111.血债血偿,天经地义185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第111节  血债血偿,天经地义
  护士抽完了血,漫长的等待再次开始了。
  二狗这个时候已经恢复了一些精神,还能输血就是还有希望。
  一个小时过去了,中间护士又出来要了一次血,二狗也已经站起来了。
  无他,只是因为小木和三狗支撑不住,既然知道陈耕有救了,他也就不那么着急了。
  “嗡嗡嗡···”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螺旋桨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
  “是我们的直升机,可能是那个陈建国被送过来了。”小木立刻对二狗说道。
  二狗点点头,一动不动的盯着楼道口的方向。
  不一会,两个黑衣外国人压着一个一脸惊恐的亚洲男子走了进来,四处环顾,最后看到了小木和二狗,朝他们走了过来。
  “元老,人我们带到了,这个人就是陈建国,我们在俄罗斯找到他,找到他的时候,他正陪着一个人会见洛夫斯中将,我告诉了洛夫斯中将我们必须带走他,洛夫斯中将很干脆的放人,还让你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究竟需不需要帮助,他说你的电话打不通。”其中一个黑衣外国人看着二狗用一种奇怪的语言说道。
  二狗点点头,也用那种语言说道:“好,我知道了,辛苦你们了,资料留下,你们可以走了。”
  他说着,对两个海豹打了个招呼,两个海豹顿时走上前从两个人手中把陈建国给接了过来,这个时候他更加惶恐了。
  他已经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只是却不知道是谁要抓他来。
  这些人刚刚说的话他根本就听不懂,像是西班牙语,也像是俄罗斯语,饶是他懂得好几国的语言也分辨不出来。
  “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立马放了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有日本国籍,还有美国绿卡,瑞典国籍,如果你不放了我,肯定会引发一场外交灾难的。”
  看到两个黑衣人走了,看着旁边的警察,陈建国顿时就恢复了一些底气,用汉语说道。
  光从语言学的造诣上来说,他显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只是,走错了路。
  二狗不屑的冲他冷笑,对旁边的海豹使了个眼色,顿时那个海豹就会意,微笑着在陈建国的耳边用英语说了一些话,顿时,他的脸色就变得死灰。
  “过去给我跪在手术室门口。”二狗冲他吼道。
  他正要反抗,却被二狗一脚踢在了胸前,恶狠狠的说道:“你爸在里面接受手术,生死未卜。”
  听到这句话,陈建国顿时安静了,脸上闪过一丝复杂,还想说什么,却被两个海豹给压的跪在了门口。
  就在这时,张三全也终于反应过来了,在面前小声的说道:“二狗,你看这件事情是不是交给公安的人来办,毕竟他如果真的有日本国籍的话,我们担心到时候真的会引发外交危机,那样我们就麻烦了。”
  二狗摇摇头,指着手术室的门对他说:“里面那个快死了的老头,不仅是我干爹,还是他亲爹。”
  他说完,顿了一下,叹了口气说道:“我干爹盼了他十几年了,从我小的时候开始盼他回来,他娘死了他没回来,现在他爹也快不行了,他还是不回来,这种不仁不义的畜生,如果不是因为他是我爹的儿子,我早弄死他了。”
  “你放心,这个事情,和我们都没关系,和他们有关系,他们是享有外交豁免权的美国公民,这件事情,是美国公民和日本公民之间的纠纷,即便是有外交纠纷,我们也是中立态度。”
  听到这话,张三全的眼睛顿时就亮了,点了点头,饶过了这个话题。
  “那,有什么要我做的事情吗。”张三全说道。
  虽然他的官职比二狗大的多,但是,比后台的话,他可比二狗差的太多了,所以对二狗说话也不敢用那种上级对下级的口气。
  二狗想了想,目光凌厉的说道:“这次的谋杀是针对我而来的,是国际杀手组织和本地的狼帮合作出手的,我只想说,县里的治安环境的确是太差了,还好我今天晚上是在九曲县,如果留在镇里的话,怕是此刻躺在手术室的人就是我了。”
  听到他的话,张三全不由一愣,脸色也阴沉了下来,他怎么听不出来,二狗的话就是在给他上眼药。
  “这个事情你放心吧,县里的治安的确是有问题了,我立马就召开紧急会议,开始对全县范围内进行紧急治安搜查。”他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的。
  然后转身就走。
  的确,如果让王九州知道二狗遭遇了如此大的危机,虽然可能会顾忌老同学的情谊不会动他这个县长的位子,但是短时间内往上升迁肯定是要有问题了。
  他可是知道,二狗除了是小风镇的镇长之外,还有其他的身份的,王九州好像最近还有求于他,对他很是看重,最少他知道,二狗对上面的重要性比自己这个县长要强多了。
  王九州走了,警察们也缓缓的撤退到了外面,门口就剩下一脸苍白跪在门口的陈建国还有二狗几人。
  又是两个小时过去了,终于,手术室的门开了,蒋玉生被一个护士搀扶着一脸苍白的走了出来,看到二狗,他的脸上露出一阵艰难的笑容。
  “二狗,幸不辱命,我把你爹给救活了,那个外国人也没什么危险,一颗子弹擦过心脏,差一点就要了他的命。”
  他应该是疲惫的过度了,说话声音断断续续的。
  二狗急忙上前把他给扶住,眼睛里带着满满的感激,心里炙热。
  他知道,蒋玉生怕是刚刚在手术室里拼命了。
  “谢谢,谢谢,谢谢。”他连说了三个谢谢,却没有再说一个字,只是眼睛里闪过一丝坚定的目光。
  蒋玉生疲惫的摇摇头,说道:“救死扶伤,本就是医生天职,即便现在手术室里躺的不是你爹,而是一个平头百姓,我也一样会拼尽全力救他的,好了,不说了,我累了,要去休息了。”
  说着,他就冲一旁的护士摆摆手,护士急忙上前把他扶住,缓缓的离开了。
  二狗的眼睛顿时就焦急的看着门口,陈建国的眼睛里也闪过一丝莫名的期待,毕竟,里面的人是他亲爹,是养他二十年的亲爹。
  “把他先拉走,关到酒厂去,我爹刚刚做完手术,不
  能激动,过两天等我爹的病情平稳了再让他过来。”二狗冲着一旁的一个海豹说道。
  顿时,海豹就点点头,带着他离开了。
  出人意料的是,陈建国这个时候竟然没有挣扎,也没有大喊。
  手术室里很快推出了两个担架车,看到车上安详的闭着眼的陈耕,三狗立马就张开嘴想要大叫,却被二狗急忙捂住了嘴。
  “别出声,你爷爷现在需要休息。”他小声的对三狗说道。
  三狗含着泪点了点头,咬着牙没说话。
  “教官,找教官。”重伤的那个海豹被推出来的时候,嘴里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
  二狗顿时浑身一颤,他忽然想到到现在为止陆一夫好像还没有任何消息,顿时,脊背冰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他的心底生了出来。
  “哈利,我爹就拜托你了,小木,你立马带着三狗,还有刘云,孟倩,你们一起去公安局,呆在里面,直到我叫你们出来,听到了没。”二狗立马对身边的人一一说道。
  说完,又看着一旁一言不发的刘大宝说道:“大宝哥,你也跟着一起去吧,我担心那些人狗急跳墙也会对你不利。”
  刘大宝本能的就想反驳,但是看到二狗认真的表情,还是点了点头。
  “乐意效劳。”哈利打了个哈欠说道。
  听到他的话,两个海豹的脸上都露出了一阵疑惑,想要说什么,却被二狗阻止了。
  二狗知道,他们是担心他保护不了陈耕,可是只有二狗自己知道,如果连哈利都保护不了陈耕的话,留下两个海豹也是没用。
  看到他们出来,警察们顿时就围了上来,张三全也还没走,在门口和一个挂着一杠三星的人说话,看到他过来,顿时就迎了上来。
  只是他还没说话,就听到二狗说道:“我要去找我师傅,还有两个朋友,他们跟着我来到国内,我不能让他们出现任何危机。”
  张三全,一愣,点点头,只是他身边的那个挂着一杠三星的中年人就不乐意了。
  “你放心,县里,市里的武警,刑警,都已经全部出动了,上级非常在意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妥善的答复的。”他说道。
  一个上尉,顶多就是个副营级,如果在美国的话,这种级别的官员根本练和他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现在二狗着急的想要去找陆一夫,也没时间和他计较什么,只是冲着他说道:“你如果真的有本事的话,就保证我的这些朋友,还有我儿子,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我必须要重申一下,这次来杀我的,是美国黑手党,或者说还有一些其他的势力,他们都是顶尖的国际杀手,最差的都是身经百战的雇佣兵,你这些没有上过战场的士兵,面对他们只能送死。”
  他狠狠的打击了一下这个骄傲的上尉,然后才说道:“不过我相信你和你的人一定能够保障我的这些朋友的安全,至于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张市长会给你解释的。”
  他说完,也不等那个上尉发火,立马就带着两个海豹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此刻,已经是凌晨了。
  “妈的,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不就是一个小小的镇长,牛逼什么啊牛逼。”上尉军衔的男人在二狗背后骂道。
  张三全眉头一皱,拨了一个电话,然后挂了,良久,他的电话响了,他接起来,脸色顿时变得恭敬了起来,把电话递给他说道:“严军长的电话,你接一下。”
  听到这话,顿时这个上尉就愣了一下,浑身一个激灵,惊讶的看着张三全,然后赶紧把电话放在耳边。
  很快,他挂了电话,脸色已经变成了惨白,这个时候,他又听到了一个声音,顿时感觉嘴巴里流的都是苦水。
  只见小木在一旁对着电话用英语说道:“很抱歉,洛夫斯中将,他家里出了很严重的事情,事实上,他刚刚差点死在了黑手党的枪下,他的师傅现在下落不明,父亲身受重伤·····”
  她似乎在极力的渲染二狗正遭遇什么危机。
  这个上尉不仅仅能够听懂英语,而且,他还是一个军迷,当然知道洛夫斯中将这个人物,顿时就一身的冷汗。
  他发现自己的确是太莽撞了,急忙就想要道歉,可是却找不到能道歉的人,无奈,只能下令让自己的士兵严密的把这些人保护起来。
  俄罗斯一处安静的山庄里,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人正站在电话旁,仔细的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声音。
  他的背后,一群肩膀上挂着各种各样军衔,但是最差都是大校军衔的中年人正在等待着。
  良久,他把电话挂了,转过身,眼神已经变得平静了起来。
  “想必各位都对我忽然叫你们来有些奇怪,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一个事情,两年前,我们舰队发生了严重的财政危机,有一个人,资助了我们五百亿美元的无息贷款,这件事情,想必大家都还记得吧。”他看着眼前的众人说道。
  “是的,洛夫斯中将,我当然记得,我想每个俄罗斯人民都不会忘了那位的,如果不是那个人的慷慨援助,怕是黑海舰队,到现在,早就已经解体了。”一个同样挂着中将军衔的中年人一脸凝重的说道。
  洛夫斯点点头,说道:“感谢你们还能记得,我们俄罗斯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国家,我们,也都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我现在要告诉大家一个沉重的消息,这个消息,我刚刚已经告诉了总统先生,他对此表示非常愤怒。”
  他顿了一下,脸色变得更加凝重,说道:“那位先生,他今天遭遇了黑手党的袭击,他的父亲,身中十六枪,暂时还不能肯定能活过来,他的师傅,现在生死未卜,而他和他的儿子,也险些遇难,喔,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简直要崩溃。”
  在场所有人都安静了,一个个都直直的盯着洛夫斯。
  “洛夫斯,你想做什么,这件事情涉及到了黑手党,可能会引发很棘手的问题。”一个同样挂着中将军衔的人瞪着眼睛看着洛夫斯说道。
  洛夫斯冷笑,说道:“柴夫斯基,你担心会得罪黑手党,那我问你,如果那位先生忽然宣布要收回他的五百亿美元贷款,我们要怎么做,卖掉黑海舰队还还债吗?”
  这句话出来,顿时,所有的人都鸦雀无声了。
  “总统先生正在召集国会议员召开紧急会议磋商这件事情,也许你们感觉这件事情有些小题大做了,但是,我感觉,那是因为你们不清楚五百亿美元的作用,更加不清楚五百亿美元对两年前的俄罗斯的作用。”
  “而
  且,我还要告诉你们一个事情,当年,这位先生的资产总共也就只有五百多亿美元,他是在倾尽自己的全力帮助俄罗斯,他当俄罗斯是他的好朋友。”洛夫斯瞪着眼睛说道。
  “虽然我知道,在很多人眼里,这是一笔生意,但是你们为什么不想想,即便在现在,又有哪个人会愿意用五百亿的无息贷款来换取一个天然气矿的开采权,而且,他还为了开采权付出了数十亿美元的费用。”
  顿时,众人再也没有声音了。
  就在两个小时后,黑手党在俄罗斯的分部遭遇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整个俄罗斯的所有警察,包括黑帮,都开始不惜代价的打击黑手党的势力。
  这些二狗都还不清楚,他也没有心思在乎,因为他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女人的电话,说陆一夫现在在她们手上。
  “听着,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知道你一定和黑手党有关系,我也不在意你是谁,如果陆一夫受到了伤害,我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对付黑手党。”
  “请你的上级转告洛克教父一句话,就说我愿意和他面对面谈话,停止这场战争,如果他不愿意,我将会悬赏一百亿美元,在全球通缉黑手党的所有人员。”
  说完,二狗就挂了电话。
  国内某个酒店,一个金发碧眼,穿着一身紧身皮衣的女人愣愣的看着手上的电话,很快,她就再次拨打了一个号码过去。
  “请转告教父,我们遇到了麻烦,很大的麻烦。”她刚刚开口,就被电话那边的声音打断了。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现在整个俄罗斯已经成为了黑手党的噩梦,意大利黑手党的教父刚刚打电话来质问教父究竟做了什么天缘人怒的事情,导致了这次的危机,教父命令你们立马杀死人质,眷回国。”
  电话里传来一个冰冷的男人声音。
  女人愣了一下,苦笑,然后把二狗的话给他原本的传达了过去,顿时,电话那边就沉默了,然后挂了电话。
  不一会,他打来电话。
  “教父已经同意,和他见面,而且,为了表示诚意,教父会亲自和他通话,他让你照顾好人质,绝对不能让人质有任何伤害。”男人顿了一下,又说道:“我们的对手是一个不讲究任何规则的疯子,他能说出那种话,就一定能做到。”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女人沉默,看着一旁中枪昏迷的陆一夫,对手下下了几个命令。
  带着两个海豹坐在紫林大酒店的顶层,夜里刺骨的寒风吹来,让二狗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这时,他的电话响了,他接了起来,电话里传来了标准的意大利语语法。
  “尊敬的二狗先生,我想,你应该能听懂意大利语,我听说你是这世界最聪明的人之一。”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声音里带着一股沙哑,让人听他说话好像都能感觉到一股忧郁的气息。
  “亚瑟·洛克希德教父,听说你身上有英国皇室的血脉,请问你打电话找我有什么事情吗。”二狗也用意大利语说道。
  电话那边顿时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谢谢你的夸奖,能够得到你的夸奖,简直比我得到英国皇家伯爵身份的时候还兴奋。”
  “咱能不能不说废话,如果你能让我师傅立马回来的话,我请你吃蛋炒饭,我听说你喜欢吃那个,我亲自给你炒。”二狗声音忽然变冷,说道。
  电话那边沉默,然后说道:“我的确喜欢吃蛋炒饭,的确,我就是来和你谈判这个事情的,我得到消息,俄罗斯人正在大量围捕黑手党,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你应该知道的,俄罗斯黑手党很大部分属于我管辖的。”
  “我知道,但是,这件事情和我没什么关系,即便有,我也不在意,我现在只关心,我师傅和我的两个手下去哪里了。”二狗冷冷的说道。
  亚瑟无语,又沉默了一下。
  “抱歉,你应该知道,美国黑手党和意大利黑手党完全是两个不同的组织。”他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现在可以挂电话了,是吗。”二狗很干脆的说道。
  “当然,我可以找洛克教父讨论一下这个问题,我想他会同意的。”亚瑟赶紧说道。
  他的手边就放着二狗的资料,其中包含了二狗这几年在美国做的几乎全部事情,他知道,这是一个根本不在意任何规则的主。
  最关键的是,这是一个非常护短的主。
  资料上有这么一条,他带来的一个华人被黑手党的一个人骂了几句,打了一顿,他逼着那个人道歉,那个人不愿意,就因为这样一件小事,他和黑手党彻底翻脸,而洛克教父那个时候没有把这件事当一回事,结果就导致了更大的危机。
  美国黑手党在美国的资产被人疯狂并购,黑道的势力也被疯狂的打压,不到一年,就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力量,也因为这样,黑手党想要不惜代价的杀死他,但一直都没有成功。
  “我等你的消息,也麻烦你告诉洛克那个王八蛋,老子没心情和他争什么,老子现在只想安静的过小日子,我也警告你,我会立刻建立一百个复仇基金,每个基金一亿美元,一旦我的亲人遭遇了不测,这些基金中的一部分会立刻启动。”
  他说完,就挂了电话。
  刚挂了电话就又有一个电话打了过来,他看了下来电的位置,是美国,顿时毫不犹豫的挂断。
  “先生,有没有教官的消息。”一个海豹在背后紧张的说道。
  二狗摇摇头,说道:“还没有,只是你们放心,如果我师父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会让整个黑手党陪葬。”
  他说着,眼睛里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
  “我二狗,从出生到现在,从来就没有一个人告诉我可以吃了亏往肚子里咽。”
  同一时刻,山城,狼帮所有的娱乐场所,都遭到了一群黑衣蒙面人的打杂,几乎一夜之间,狼帮所有的酒吧全部被砸,老窝夜狼俱乐部被人端着冲锋枪进去一顿狂扫,撵走所有客人后,这栋六层高的楼,被人直接给炸塌了。
  等到警察来的时候,只看到了一片废墟,以及无数受伤和死去的人。
  这些人似乎只是针对狼帮,所有的动作,简直可以用疯狂二字来形容。
  山城城外的一栋豪华别墅里,一个微胖的中年人正搓着手看着眼前床上坐着的一个一脸惊恐一脸稚气穿着不知道哪个学校校服的小女孩,脸上带着淫笑。
  />
  “小姑娘,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你把我伺候好了,我会给你很多钱的。”中年男人温言细语的说道,就往女孩身旁逼去。
  “放过我,叔叔,我才十七岁,你就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了,放过我。”女孩惊恐的说道。
  “啪!”她的脸上挨了一巴掌。
  “妈的,给脸不要脸,真以为你是什么高贵的货色,我告诉你,还没有老子睡不到的女人,老子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信不信我等会找十几个兄弟把你轮了大米。”
  男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恶狠狠了起来。
  女孩已经愣住了,她是被吓到了,眼睛里已经泛过了绝望的神色。
  在她发呆的时候,男人已经扑了过来,一面咬着她的嘴巴亲着一面用手在她还没发育起来的身上用力的抓着。
  女孩这个时候终于反应了过来,就想挣扎,但是她的力气怎么能比的上这个男人啊。
  很快,她上身的校服就被撕开了。
  “不要,我怕,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呜呜~~~”小女孩无助的哭了起来。
  不过她越哭,男人就越兴奋。
  “好,继续哭,继续哭,我就喜欢女孩哭的时候干事,最有劲了。”男人无耻的哈哈笑着说道。
  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凶的时候,门外忽然想起了阵阵的枪声,他顿时浑身的皮肤都紧缩了起来,外面的两个保镖也已经闯了进来。
  “狼哥,不好了,有一帮不知道哪里来的人闯了进来,一个个手上都拿着机枪,我们赶紧跑吧,门外守着的兄弟已经全都死了,这些人简直就是魔鬼。”
  饶是这群人平日里骄横惯了,见到自己的兄弟一个个的在眼前倒下,也怕了。
  就在他们刚刚拉开门准备跑的时候,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已经带着一群人堵住了他们,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径直的指着他们。
  “饶命啊,你,我认识你,你是洪木头,我王朗和你远日无仇近日无怨,你这是为什么啊。”叫狼哥的人认出了眼前的人,不可思议的问道。
  他怎么都想不到,把自己的势力给连根端了的人竟然是这么一伙自己以前几乎没有多少交集的人,顿时心中就有些愤然。
  “哼,狼哥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你不会忘了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吧,不用我提醒吧。”洪木头声音冰冷的说道。
  王朗顿时愣住了,惊讶的看着他说道:“不可能,那个人难道和你也有关系,黑手党的人不会放过你的,你不能杀我。”
  他怕了,他终于知道了什么,惊讶的叫道。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让你就这么轻松的死了,也太便宜你了。”洪木头冷笑一声,然后开枪把他身边的两个保镖给杀了,然后挥手让手下把他和那个女孩给拉走。
  二狗此刻依旧还坐在紫林大酒店的顶上。
  “先生,要不我们先下去吧,这里冷,我们已经习惯了,怕你受不了。”一个海豹对二狗说道。
  经过这次的事情,虽然已经确定死了一个兄弟,但是他们对二狗却更加尊重了。
  跟着一个护短的老板最大的好处就是,他不能允许你被人欺负。
  这就够了。
  二狗摇摇头,苦笑着说道:“是啊,这里好冷,可是,我师父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是否活着,相比之下,我这点冷又能算的上什么啊。”
  两个海豹顿时沉默了。
  就在这个时候,二狗的电话响了,二狗拿起一看,是意大利的区号,他顿时接了起来。
  “我在等你的好消息。”他说道。
  “我也准备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洛克决定放了陆一夫,但是,你的其他两个保镖已经死了,他只能把其他两人的尸体交给你,同时,他也决定和你谈判。”亚瑟有些开心的说道。
  不管怎么说,这对他来说都是一个成功。
  只是听到两个去寻找陆一夫的海豹已经死了后,他的双眉顿时就竖了起来。
  “帮我转告洛克,要谈判可以,先把所有参与刺杀我的人全部交给我处理,我给他半个小时时间考虑,半个小时后,我会自己做出我认为正确的决定。”
  二狗冷冷的说完,直接挂了电话,冲两个海豹挥了挥手,往楼下走去。
  腊月的夜格外的长,已经凌晨四点半了,可是天还是一点亮的意思都没有。
  二狗刚走出紫林大酒店的门,天空就渐渐的下起了雪,而且越下越大。
  “看来,老天爷也是站在我这边的。”二狗用手接了一片雪花,悠悠的说道。
  紫林大酒店距离警察局也就不到一千米,走到警察局,门口已经被穿着各种各样制服的人给围住了。
  有公安民警,有刑警,有防暴队,有武警,还有地方军队,这里显然已经被保护的密不透风,不仅如此,天空上还有直升机在不断的巡逻。
  看到这个阵势,饶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的二狗还是愣住了。
  “我擦,不是吧,用不着这样吧。”他大步走到张三全身边看着他说道,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王九州,愣了一下,撇开正准备说话的张三全就走了过去。
  “老领导,您这是玩什么游戏啊,没必要这么夸张吧。”他看着王九州说道。
  王九州也看到了他,停止和眼前的一个两杠一星的军官说话,看着他说道:“二狗啊,你来的正好,我告诉你,一点都不夸张,我得到消息,这次进入境内的杀手都是国际一流的顶尖杀手,他们携带了大量的重武器,我不小心翼翼的话,如果人在公安局里让人给杀了,怕是会让国家成为全世界的耻辱。”
  二狗一愣,正要说话,就听到王九州继续说道:“我之所以着急的坐直升机赶来就是接到了国家秘密部门的信息,这件事情已经被确认了,而且,我们的人也在县里找到了十几具杀手的尸体,都是被大口径的枪杀死的,其中还有一些本地人,显然,这是一次国内外黑帮联手的恶性行为。”
  “我已经向中央汇报了你的情况,中央表示格外重视,让我把这件事情当做大案,重案来处理,一定不能有任何的马虎。”
  听到这里,二狗彻底无语了。
  />
  “我真没想到这个事情竟然会惊动中央。”他摊摊手无奈的说道。
  王九州也叹了口气说道:“我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复杂,没想到,你一个小镇长竟然会惊动到了中央,真不知道这个事情对你是好是坏。”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紧身衣,无比漂亮但是脸色却冰冷如霜,好像天上的雪花落在她脸上都不会消散的女人走了过来。
  她的背后,还跟了几个魁梧的男人。
  刚走过来,她就直直的盯着二狗。
  二狗身边的两个海豹立马就有了反应一左一右护在他的两边。
  “我知道你们,美国海豹突击队的退役队员,但是我也告诉你们,你们不是我的对手。”女人冷傲的看着两个海豹说道。
  “美丽的女士,你旧以试试看。”一个海豹冷冷的看着女人说道。
  作为这个世界最顶尖的特种部队海豹突击队的成员,即便已经退役,他们的骄傲也是不是任何人可以触碰的。
  女人冷哼一下,显然也不想和这两个海豹交手,只是冷冷的看着二狗说道:“你好,我是国安一组的副组长欧阳晓晓,很不高兴见到你。”
  她说着,还是伸出自己一只嫩白的手。
  二狗轻笑,冲着她的手看了过去,顿时就发现,虽然这个女人的手看上去很嫩很白,但是食指和中指的关节上都磨了很多的腻子,最关键的是,她的手很修长。
  “相反,我很高兴见到你,你应该有我的资料,知道我喜欢女人。”二狗很绅士的伸出了自己的手和她握住。
  或许是想要他好看,他的手刚刚入了女人的手心,女人就猛然用力,只是二狗却纹丝不动,好像什么都没感觉到一样。
  渐渐的,女人的额头上已经出了一丝汗水,可是二狗脸上依旧还是笑容。
  女人背后的几个人脸上都带着冷笑,在他们看来,二狗是在硬撑,可是只有女人身旁的一个中年男子的眉头却皱了起来。
  因为他发现了,欧阳晓晓在和二狗角力的时候一点便宜都没占到,很显然,这个男人也是个武学高手,非一般的高手。
  他心中此刻已经完全的被震撼了,因为他也看过二狗的资料,知道这个人在离开国内的时候还是一个普通人。
  仅仅五年的时间就从一个普通人成为了一个顶尖的 高手,甚至能让欧阳晓晓这种在军中能排进前百的高手无处用力,这种人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了,完全就是鬼才。
  “晓晓,退开,你不是他的对手,他只是不想和你认真。”他顿时往前一步,冲欧阳晓晓说道,然后看着二狗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她就是有些任性,我是一组组长,欧阳梦。”
  他说着,却没有伸出手和二狗去握,他不能肯定自己会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自讨苦吃,就连我们教官也不是先生的对手。”二狗松开手,一个海豹在背后冷冷的说道。
  顿时,欧阳梦的心里再次掀起了滔天巨浪,看着二狗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怪物。
  他很难想象,一个只练了五年功夫就连海豹突击队的队长都不是对手的人的未来是多么的可怕。
  “你的手很嫩滑,我很喜欢。”二狗松开了手,笑着看着欧阳晓晓说道,她正要发飙,二狗已经不理她了,看着旁边的欧阳梦问道:“你是她哥哥?”
  “是的,一母所生,亲的。”欧阳梦笑着说道,好像是对自己能有这么一个妹妹而自豪。
  二狗点点头,说道:“你是有一个好妹妹,皮肤好,漂亮,就是性格烈了一些,不像个女人。”
  说完,不待欧阳梦发火他就再次说道:“我们言归正传吧,你们不应该来的,我是说认真的。”
  “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情。”欧阳梦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看着他问道,目光冷冰,无比认真。
  所有人此刻也都看向了二狗,他们都在等他的答案。
  “血债血偿,天经地义。”
  所有人都很在意二狗对这个问题的答案。
  国安和王九州等人主要是为了地方稳定着想,而两个海豹则是担心二狗会对接下来事情的处理方案,小木则是想要知道二狗的想法,好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所以,二狗说出这八个字的时候,大家来脸上的表情都是各式各样。
  “王二狗同志,我希望你能够冷静下来,我可以给你保证,这件事情国家一定会给你一个完美的解答的。”
  欧阳梦直接上纲上线,用国家的名义来压二狗。
  只是二狗丝毫理会他,冷笑着看着他说道:“你是想说你能够代表国家还是想说你能够把陆一夫给救回来?”
  欧阳梦沉默了,因为二狗说的这两个事情他都做不到。
  “王二狗,你好歹也是国家干部,怎么能够这么不明事理,这件事情已经涉及到了国际纠纷,国家安全,已经不是你的私事了,你没有权利私自做出选择。”欧阳晓晓看到自己哥哥吃瘪,顿时就和二狗据理力争。
  二狗摇摇头,说道:“从这件事情发生到现在,我什么都没做,只是在想办法救人,难道这样也有错吗,那你告诉我,什么是对的。”
  他这个时候很冷静,甚至比这一生任何时候都冷静。
  他知道,在国内受到体制的压迫,很多时候不能像在国外一样为所欲为的处理事情。
  “你··”欧阳晓晓无语。
  因为二狗说的是实话,他的确没有做过分的事情。
  从一开始到现在,他一直都是在想办法救人。
  “我爹和我的一个兄弟,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生死未卜,我现在没有心思考虑其他的事情,我只想快点让我的三个朋友回到我的身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二狗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众人沉默,特别是公安局的局长钱枫,他此刻牙已经咬的咯吱咯吱的响。
  “王倩倩,带上我们局里所有的人,给我在县城内做大规模搜查,我就不信了,这些人能跑的多快。”他冲着王倩倩吼道,就准备离开。
  “钱枫,回来,那些人现在肯定已经离开九曲县城了,你这么莽撞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结果的。”王九州冲着他吼道。
  钱枫顿时跺了跺脚说道:“那你说要怎么弄,总不能我们一群人都这么杵着,什么都不干啊,你们国安的人不是很厉害吗,赶紧帮忙找人啊。”
  他冲着欧阳梦说道。
  听到他的话,欧阳梦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绿的。
  按说以王二狗一个镇长的身份是没有资格动用国安的力量的,可是如果以二狗国际总裁的身份的话,王二狗就有足够的力量调动国安了。
  虽然他的那个身份是美国公民,但是上级已经下达了命令,要把他当做国内的企业家来对待。
  “我们的人已经在追查了,相信很快就有结果了。”欧阳晓晓给她哥哥解围。
  二狗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还是让我来吧,在很大程度上,这是我的私事,我自己解决起来要更加简单,我知道我的人在谁的手上。”
  “什么,你知道谁绑架了你的人?那你赶紧说,我立马派人去找。”欧阳梦立马反应过来说道。
  “我的人在美国黑手党的手上,他们现在应该和狼帮的人在一起,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现在还在山城市,你的人信息很灵敏,可以在这方面下手去找找。”二狗说道。
  欧阳梦顿时有些无语。
  “你说的这个我也知道,你放心吧,出入山城市的所有通道都已经被武警给把守住了,任何人都逃不走。”他说道。
  二狗摇摇头,说道:“他们没必要逃走,因为没人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很可能就住在山城市的哪个酒店里,正在逍遥的吃大餐。”
  “这不可能,所有进出境人的资料我都已经查过了。”欧阳梦急忙反驳,只是刚说完,他自己就愣住了。
  “我擦,我知道了,晓晓,立马带人跟我走,我知道我犯了什么错,他妈的,我竟然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
  他边说边骂,就急急忙忙的转身准备走。
  就在这个时候,二狗的手机再次响了。
  王九州等人的目光顿时都紧紧的盯着他,就连准备走的欧阳梦和欧阳倩倩等人都顿住了脚,看着他。
  二狗不理会他们,接起了电话,是亚瑟的。
  “一个好消息,陆一夫先生和你的两个手下的尸体现在都已经被放在了,山城市公安局门口,至于你的其他要求,洛克不接受,对此我表示十分遗憾,我想你应该和他单独通话才好。”
  二狗沉默,直接挂断了电话。
  “陆一夫他们被放在了山城公安局的门口,通知你的人先救人,我立马前往山城。”他看着欧阳梦说道,就拿着电话准备给司机打电话。
  却听到欧阳梦说道:“如果不嫌弃的话,坐我的直升机去吧。”
  二狗一愣,就听到了不远处一阵直升机的声音传来,点了点头。
  到了山城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亮了,在飞机上,欧阳梦也接到了消息,说山城刚刚发生了大型帮派火并,有大量的人员死亡。
  “我得到一个消息,就在几十分钟前,山城最大的一个黑帮帮会,狼帮,永远成为了历史,有人报警,警察去了发现除了狼帮的首领王朗消失以外,狼帮的其他高级领导几乎全部已经死亡。”
  他挂了电话,看着二狗目光冰冷的说道。
  二狗一愣,说道:“怎么,你不会觉得这个事情是我做的吧,我可没这么大的能耐,我今天一直都没有离开九曲县城。”
  他这么说着,但是心里已经知道是洪木头下的手了。
  “我还得到了一个消息,这次的帮派火并中,对付狼帮的人动用了重型军火,甚至动用了火箭弹和重机枪,当地警方也遭到了袭击,整个火拼现嘲称是战争现场。”
  欧阳梦的眼神越来越冰冷,甚至是阴沉。
  二狗却还是一脸的无辜,说道:“你应该知道的,我是一个守法良民,而且,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镇长,虽然我在国外呆了一段时间,但是你不会认为我在国外呆了短短五年就能有这么强悍的能量吧。”
  “如果让我知道这个事情和你有关,我一定会亲手把你枪毙的。”他盯着二狗说道:“我刚刚得到准确的数据,这次的火拼中,地方警察死亡六人,受伤三十五人,人民死伤六十五人,狼帮成员一共死伤三百六十多人,而且这个数据还在统计。”
  二狗此刻已经闭上了眼睛,对于这个结果,他完全没有想到,但是即便他知道会有这个结果,他一样不会干涉洪木头的。
  直升机的速度很快,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降落在了山城市。
  在山城人民医院的一个病房里,因为陆一夫还在抢救,二狗没有见到他,但是却在太平间见到了死去的两位海豹。
  “这两位外国人一个人身中十六枪,一个人身中三枪,但是都打在了要害上,死亡时间应该是六个小时前。”
  太平间一个正在做鉴定的法医对他们说道。
  二狗沉默,还是沉默。
  良久,他对着两个人深深鞠了一躬,然后转身大步离开,欧阳梦赶紧跟上。
  他现在是一步也不敢离开二狗,就担心他发疯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走出医院的门,他也不避讳欧阳梦,直接拿手机拨了个号码打了过去。
  电话通了,他只说了一句:“是我,王二狗。”
  “这场战争该结束了。”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疲惫的声音。
  “我也这么觉得,可是,总要有人为他的错误付出代价,不瞒你说,我刚刚从太平间出来,还好里面躺的不是我师父或者我儿子和父亲,不然,我会悬赏一百亿要你的脑袋。”
  二狗是笑着说出这句话的,只是谁也不敢怀疑他这句话的真实性。
  在他背后的欧阳梦和欧阳晓晓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迫感。
  一百亿美元,按照汇率换成国内的货币就是一千亿,一千亿,换一个人的命,即便是有信仰的他们都已经动心了。
  倾家荡产要你命,这是一种
  怎样的仇恨啊。
  电话那边沉默,显然,他也相信二狗这句话的真实性,他手上掌握的二狗的资料一点都不比任何一个国家和政府手上的少。
  “你是一个可怕的人,我不想和你成为对手,如果你想,从现在开始,我可以叫你教父,只要你停止这场战争。”
  良久,电话里传来这么一阵声音。
  这下换二狗愣了,摇头笑笑,说道:“洛克,听着,我是一个很护短的人,我并没有准备让这件事情就这么平淡的结束,当然,我也不需要你把杀人的凶手交给我,我只想告诉你,从现在起,如果你愿意,我们将不是敌人。”
  “我的父亲告诉我一句名言,永远不要和一个无法战败的疯子成为敌人,我应该听他的话。”电话那边洛克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懊悔。
  的确,如果他早知道和二狗作对会让黑手党损失惨重的话,他绝对不会。
  挂了电话,欧阳梦和欧阳晓晓以及一群国安成员看着他的目光已经变得十分复杂古怪了。
  “为什么这么看着我,这件事情已经解决了,最少,你们不用操心处理任何国际纠纷了,狼帮的人想要杀我,而他们也被人灭了,我想,狼帮没了对人民来说是一件好事。”二狗笑着说道。
  欧阳梦苦笑,说道:“我只是没想到这件事情会这么简单的被处理了。”
  “为什么不能。”二狗说道:“这件事情如果继续恶化的,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回国吗。”
  他看着欧阳梦说道:“因为我累了,每天总在计算得失的日子,太累了,我还年轻,我要过的日子应该是泡妞把妹旅游吹风偶尔做做慈善才对,不应该和政治家一样每天算计别人。”
  欧阳梦沉默,他不知道要怎么回复这句话。
  “不要想那么多了,你是一个军人,军人的血应该是沸腾的,血债血偿,本来就天经地义。”二狗笑着说道。
  “那些过去的,我们无法改变,但是我们能让现在过好,我这些年总结的一句话送给你,如果发现自己做错了事,那就立刻停止,做对的。”——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母子肏屄天经地义-性爱技巧292

3.0分

3.0分 夫债妻偿8f6

3.0分

3.0分 夫债妻偿1d0c

3.0分

3.0分 潘金莲之天蟾血ec2

3.0分

3.0分 神墓之天璇喋血cc2

3.0分

3.0分 神墓之天璇喋血 完9be

3.0分

3.0分 潘金莲之天蟾血完e17

3.0分

3.0分 妈妈替我肉偿赌债dfe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