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95.去拉斯维加斯玩玩13a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第95节  去拉斯维加斯玩玩
  二狗一行人此刻已经偷偷的出了机场的大门。
  洛杉矶显然刚下过雨,地上都还是湿的,一阵凉风吹过来,他顿时感觉有些冷,身子缩了缩。
  “这里比国内冷一些,来的时候让你穿衣服,你就不,现在知道难受了吧。”刘云在身边笑着说道。
  “没感觉这里有多冷,只是刚下了飞机有些不适应。”二狗笑道,深吸了一口气。“这里的空气没家里的好,不过比广市的还是好一些,走吧,我们赶紧找个地方睡觉,我都快困死了。”
  刘云点头,没说什么。
  一群人除了她和李牧,其他人都没到过国外,坐在出租车上,见到路边的什么都感到十分的稀奇。
  凯撒大酒店,洛杉矶的一家五星级大酒店,进入酒店的门,二狗顿时感觉自己有些傻了。
  在广市香格里拉大酒店,他已经见识过了什么是豪华,什么是奢侈。
  那个时候,他以为全世界最好的酒店也就那个样子了,只是现在,他终于发现自己错了。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广市香格里拉大酒店和眼前同样五颗星的凯撒大酒店之间的区别,那就是,一个是农村小洋楼,一个是城市的别墅。
  刘云财大气粗,直接定了一间总统套房。
  这个时候,二狗也终于知道了护照的作用,就好比身份证一样,在国外,没有护照的话,做什么都不行。
  “你放心,你的绿卡我已经在给你办理了,我找了硬关系,应该过不了几天就下来了,因为你换了身份,所以你的绿卡有些麻烦。”刘云解释着。
  二狗也不怎么能听得懂,什么是绿卡他以前听刘云解释过一次,可是还是不怎么明白,只是点头,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他现在是困得要死,就想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
  上了楼,在侍者的带领下进入总统套房,看到眼前偌大的房间以及里面奢华的装饰,不光是二狗,除了李牧和刘云所有的人都呆住了。
  “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这句话足以形容他们现在的状态。
  近乎奢华的装饰,沙发,阳台,吊顶,地板是红木的,干净的一尘不染,一旁的侍者正在微笑的站着。
  “您好,请问需不需要晚餐。”侍者用一口还算流利的汉语说道。
  二狗一愣,这才发现洛杉矶此刻马上就要天黑了。
  “姐,安排一下晚餐吧,有些饿了。”他冲着刘云说道。
  他主要是怕自己不懂得规则闹了笑话,虽然有特殊能力,但是特殊能力用起来是非常耗费精神的。
  这点他也是最近才发现的,特殊能力用的多了以后总是会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
  没来得及吃饭,二狗就趴在房间的床上睡着了。
  “别叫他,让他睡吧。”小木看着正要叫他起床的罗成说道,他顿时点点头,没说话,起身走到了门口。
  他出来,田月和田心缓缓的走了进来。
  “你是不是爱上他了。”田月带着复杂的目光看着她问道。
  小木一愣,呵呵一笑,说道:“我不知道,或许吧,你呢。”
  “我只是他的情人。”田月苦涩的说道。
  小木一愣,点头说道:“他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他的心很好。”
  说着,她的脸上又带上了温柔的笑容,盯着二狗,不知道在想什么,良久,或许她也困了,就趴在二狗身边睡着了。
  二狗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边躺着两个女人,小木和田月,不由一愣,轻轻的想要把她们推开就要起床。
  因为,他饿了。
  他一动,顿时两个女孩都醒来了。
  “你怎么了。”田月看了下墙上的钟表说道:“现在才凌晨三点,距离天亮还早呢。”
  “我饿了。”二狗一脸无辜的说道。
  田月顿时无语。
  “我也饿了。”小木也在一边说道。
  田月白了一下他们,说道:“我打电话让侍者送餐上来吧。”
  看着他们不解的样子,她再次说道:“这是特权,总统套房的特权。”
  说着,她就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话挂了电话。
  她说的是英语,但是二狗惊讶的发现,自己完全能听懂了。
  不同于在飞机上听到外语时候的那种从别人心里获得的感觉,是真的听懂了。
  “And say hello, hello, I will fuck up in English。”他冲着田月一脸兴奋的说道。
  (注:本人对英语的理解完全还留在“鹰语”的级别,文中所有英语对话一律为谷歌在线翻译结果,有误差,请原谅,谢谢。)
  田月刚挂了电话,还没反应过来,“嗯”了一下,只是很快眼睛就瞪大了,盯着二狗。
  “God, you say let me hear in.”她盯着二狗说道。
  二狗摊摊手,说道:“No doubt, I just would, I am now hungry.”
  “我知道这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但是,我就是会了,没理由。”他说道。
  田月沉默。
  小木也在一旁说道:“而且你的英语说的非常的好,标准的美式英语,甚至发音十分的纯正,我以前在美国呆过几年读大学,能分辨的出来完全不可思议,你难道以前在美国呆过?”
  “没啊。”二狗笑着说道:“我以前英语经常是交白卷的。”
  “小木,你有没有觉得他的英语发音很像
  一个人。”田月忽然说道。
  听到她的话,小木也愣住了,看着二狗说道:“我就说怎么感觉那么耳熟,喔,是了,是那个劫匪头子,他的发音和那个劫机的劫匪头子很像。”
  她的话音落下,顿时两个人都愣愣的盯着二狗,似乎是希望他能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个,我可以说这个是机密吗?”二狗有些无奈的说道:“因为我自己也无法解释这种情况。”
  小木顿时点头,说道:“好,这件事情现在开始就是个机密了,为了不让人怀疑,二狗,你从今天开始每天都要分出时间来学习英语,我和小木做你的英语老师,如果让美国人知道你莫名其妙的就会英语了,我担心他们会把你当做异类抓起来解剖研究。”
  二狗一愣,却看到小木很认真的说道:“你不是个孩子了,你需要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想要让你的未来没有缺憾,现在你就需要把这些漏洞都给补上,最少这样,别人问你怎么会的英语,你可以说是我们教的。”
  “好吧,就这样,现在我们是不是先吃饭。”他说道。
  走出门,就看到罗成正盘坐在大厅的地上,屁股底下放了一个大沙发垫子。
  二狗一出来,他立马眼睛就睁开了,从地上跳了起来。
  “你醒了,王宝和雪七在沙发上睡着。”他看着二狗说道,神采奕奕,完全看不出一丝疲惫。
  “你难道就不困吗?”二狗奇怪的看着他问道。
  罗成一笑,说道:“我也是肉体凡胎,怎么能不困,我刚刚是在打坐,相当于休息,比休息的效果要好一些,只是一般人做不到。”
  二狗立马眼睛一亮。
  “有这么好的事情啊,教教我呗,我从来都不是一般人。”他看着罗成说道。
  罗成一愣,他也承认,二狗的确是不能算是一般人。
  “好,有时间了,我先教你吐纳,这样也能强身健体。”他对二狗坐禅完全没抱任何信心。
  听到声音,王宝和雪七顿时也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看到是二狗,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有人来偷袭。”王宝长呼了一口气。
  顿时众人都哈哈笑了起来。
  “其实美国的法治还是很好的。”小木在一旁笑着说道。
  侍者很快就把饭给送来了,很简单的料理,二狗此刻饿极了,管不了那么多,三下两除二就把一大盘子的米饭给吃光了。
  “真舒服,好饱,没心思睡觉了,要不,我们出去玩玩?”他看着身边的几个人嘿嘿笑道。
  “半夜三更的,去哪里玩啊,睡觉吧。”田月在一旁没好气的说道。
  二狗顿时嘿嘿一笑,侍者却在一旁说道:“洛杉矶,很多,俱乐部,还在营业的,请问,这位先生,喜欢,什么娱乐。”
  他的汉语发音实在是不怎么标准。
  不知道他说的纠结不纠结,只是二狗听的很纠结。
  他本来想对他说:“你说英语吧,我听得懂。”但是想到小木刚刚说的话,顿时浑身一个激灵,忍住了,他可不想被人抓去解剖研究。
  “都有什么。”他问道。
  侍者立马说道:“洛杉矶有这世界所有的主流娱乐俱乐部,全球著名的,赌城,Las Vegas,就距离这里不远。”
  “赌城?”二狗立马眼睛亮了,说道。
  “是的,赌城。”侍者笑着说道。
  “好,我就去那里,要怎么走。”他兴奋的说道。
  这个时候,另一间房门开了,李牧从里面昏昏沉沉的出来,听到Las Vegas这个名词,顿时两个眼睛就亮了。
  “我知道怎么走,我也要去。”他说道。
  二狗转过头看着他,说道:“你还不吸取教训啊,不怕再把裤衩给输了。”
  李牧顿时灿灿一笑,说道:“这不有你这个赌神在吗,怕啥啊。”
  “想去你们就一起去转转吧,反正我也不想睡了。”刘云也走了出来,打了个哈欠说道。
  二狗数了数人头,立马说道:“那个,刘玉民呢。”
  “他在另一间房间里,他肯定是不去的,给侍者打个招呼让他们天亮时候提醒一下他就好。”李牧兴奋的说道。
  “我留下和他一起吧,我也对赌博没兴趣。”田心说道,然后看着田月。
  田月顿时也说道:“我也留下。”
  “我也留下,明天还有好多事情要做,我在洛杉矶的公司还在筹备中。”刘云也说道。
  小木愣了一下,看了看二狗最终也说道:“我也不去。”
  二狗点头,他也不希望她们跟着一起去,因为,他去拉斯维加斯根本不是去赌博,他对赌博没多大的兴趣,他只对一个东西有兴趣,那就是女人——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阿斯蒙蒂斯5ad

3.0分

3.0分 艾斯德斯女王9cf

3.0分

3.0分 迈克尔道格拉斯的床上技巧c46

3.0分

3.0分 第8章、去酒吧玩f68

3.0分

3.0分 第501章 带她去玩a1c

3.0分

3.0分 伪福尔摩斯事件簿之尤斯汀庄园637

3.0分

3.0分 伪福尔摩斯事件簿之尤斯汀庄园完ea7

3.0分

3.0分 情恋孟菲斯c21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