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77.放纵的欲望3c2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第77节  放纵的欲望
  老而不死为妖。
  老村长也算是厮混官场十几年各种大小阵仗都见过几次的人了,但是碰到二狗这种压根不考虑规则,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人,他还是没办法了。
  “难道你就不讲理了吗。”他冲着二狗怒吼。
  他当然知道二狗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人家连市长的儿子都敢暗算死,更不要说是把他的儿子女儿暗算死了,是的,二狗的话就是在威胁他,还是赤的威胁。
  “我怎么不讲理了,男女平等这是国策,是宪法规定的你懂吗,难道你能比宪法还大了?”二狗冷哼一下说道。
  顿时,老村长就无语了。
  他无言以对,他总不能说宪法算个屁吧,这种话想想还行说出来就成大逆不道了。
  脸色一变一变的,最终,老村长还是妥协了,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随便你怎么折腾吧,反正你的官职比我高,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他这话说的是非常不情愿,是人都能听出是反话,可二狗却不在意,他在意的是怎么办实事。
  就这样,村里的奄工作在二狗的干预下当天就开始准备了,因为二狗还要到其他村子去转转,所以,奄的时间就放在了明天。
  “什么,你晚上要住在玉儿家里,绝对不行,不是我对你的人品不信任,而是你要知道,她家的房子眼看就要塌了,兴许今天晚上下一场雨就能塌了啊。”老村长对二狗这个想法是坚决的反对。
  “喔,你他妈的还知道这事情啊,我还以为你是瞎子呢。”二狗自从白天那件事后对老村长的尊敬态度就一去不复返了,在他心里,这个老人完全就是一个不可理喻的老混蛋。“你放心吧,我让压死了也是因公牺牲,兴许还能评个烈士什么的,我也不吃亏。”
  他还是坚持。
  老村长纠结了。
  你想当烈士,可我不想。
  他太清楚,如果二狗一个副镇长真的在自己村巡查的时候被危房给压死了,他怕是非要背上官司不行。
  咬咬牙,他无奈的说道:“村委会还有三间房子,是准备招待下乡领导用的,要不,你住到里面去,让玉儿母女也住进去,反正你要带玉儿走了,她们家的房子塌了就塌了吧。”
  老村长也是在堵着气。
  二狗立马就笑了,说道:“这才像话吗,人民都被砸死了,还要领导做什么啊,早早回家种地去,身为领导就要为人民干事才行。”
  听到自己被说教了,老村长顿时脸色再次变得一阵红一阵绿的,对二狗的不尊行为表示非常的痛恨,只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上级批评他他一个屁也不能放。
  “王镇长,你可要小心了,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你现在干脆要把人家一个寡妇和女儿一起领走,你就不怕别人说你什么啊。”老村长想了想又找到一个攻击二狗的理由。
  他原本以为二狗听到这句话会有所收敛他的霸气,却没想到听了他的话,二狗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无比正气了起来。
  看到他这个样子,老村长顿时就知道要遭,这家伙怕是又要发火了。
  果然,就听到二狗一脸正气的说道:“老村长,我说你活了这么久了,难道就不知道廉耻二字怎么写的啊,身为领导,你不为村民争取公平,当别人要帮助她们的时候,你还落井下石,你究竟是何居心,我告诉你,我王二狗虽然年龄不大,但是这件事情我做的问心无愧,即便是闹到中央,我也说的过去。”
  他这番话是冠冕堂皇,正气凛然,顿时把老村长差点给噎死。
  扭过头,冷哼了一下转身就走。
  不过二狗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却依旧惦记着孙玉儿母亲那白嫩的身子。
  白天的时候那风巧虽然穿的严实,但是脖颈处却是遮不住的,那根本不像是村里人应有的白嫩肌肤顿时就让他不由的想起了已经出嫁了的黄大脚。
  村委会的的三间房还算整齐,因为是用来招待领导的,里面的设备都很齐全,里面还配了一台落地扇,甚至放了一台黑白电视,风巧带着一脸惊讶带着女儿住了一间,王宝和雪七住一间,二狗独自住一间。
  晚上,二狗一个人躺在床上,左转右转怎么都睡不着,打开电视,只能收到一个中央台,放的还都是一些综艺节目,没一个二狗喜欢看的。
  关掉电视,他一个人盯着房顶发呆。
  村委会的院子很大,原本晚上老村长就会住过来看院子,但是他和二狗拧着,再说二狗他们把所有的房子都占了,他也没地方睡,就干脆回家去了。
  深夜,就在二狗已经有些困了的时候,忽然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他耳朵一竖,神经顿时就紧绷了起来,小声的问道:“谁,谁在外面。”
  “你先开门。”外面响起一个低声的女人声音。
  二狗一愣,他已经知道是谁了,想了想,还是大步过去把门给拉开,果然看到风巧站在门口,上身穿着白色的短袖,下身竟然只穿着一个花布大裤衩,头发也是胡乱绑着的。
  “你,你过来干啥。”二狗有些紧张的问道,他甚至不敢用特殊能力看她的脑袋,因为他已经能猜到她这么晚敲他的门是来做什么。
  “先让我进去。”风巧低声的说道。
  二狗咬了咬牙,还是让开身子让她进来,然后当贼一样探出脑袋往外看了看,甚至又用特殊能力在外面看了一圈,确定没人跟着,他这才胆子大了起来,回过头,却看到风巧已经坐在他的床上了,低着头,手不断的在拽着衣角,一言不发。
  大裤衩太短,她白嫩光洁的大腿在灰暗的灯光下反射着诱人的光芒,二狗的大家伙几乎刹那间就坚硬如铁,狠狠咽了一口唾沫,他强忍着欲望走过去看着她问道:“你这么晚了过来我这干啥啊,玉儿知道你过来吗。”
  “她知道。”风巧点头说道:“她同意了我才过来的,玉儿她要跟着过来,我不让她过来,她还小,我们娘俩欠你的恩,我只能用我的身子还你。”
  说完,她咬咬牙似乎做出了很大的决定,一把伸手把自己上身的短袖脱了下来,里面竟然未着寸缕,内衣都没穿,一对绝对有D罩的大胸在二狗的眼前随着风巧的急促呼吸上下摆动着。
  “我,我不能。”二狗呼吸急促的说道,急忙就想
  转过头,却被风巧站起来从后面给紧紧抱住了。
  “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你放心,我不会纠缠你的,我今年都三十二了,我有自知之明,但我能有的就只有我这身子了,你放心,虽然垂涎我这身子的人不少,但是,自从玉儿他爹走了以后,我这身子八年都没人碰过一次。”风巧说着,一对傲然的大胸就在二狗的背上隔着他的衬衫蹭来蹭去。
  两只手伸到二狗的胸前,一个扣子一个扣子把他的衬衫给解开。
  二狗长呼一口气,闭上眼睛浑身都在颤抖,任由她动作着。
  他在给自己找一个借口,找一个可以允许自己睡了风巧的借口,可是他不管怎么给自己安慰都找不到这个借口,这让他感觉十分纠结。
  “我一个妇人家,又不会下地干活,虽然有点学识,但是却什么都不会做,这些年都是靠吃老本在艰难的养着玉儿,如果你能帮我给玉儿养大,让她读大学,我这身子随便你糟蹋,我知道我自己不值钱了,可是就算是把我当小姐,也应该能值几千块钱吧,况且我比小姐要干净,而且我比小姐听话。”
  风巧的话音在颤抖,她担心二狗会拒绝她。
  “我已经无路可走了,我现在什么都不图,只想我女儿能安稳的长大,让我做什么都行。”
  二狗沉默了,他应给给自己找到睡了风巧的借口了,但是他又感觉自己那么做就太畜生了。
  “你是嫌弃我吗,如果你嫌弃我,我立马就走。”风巧咬咬牙说道,她也是骄傲的女人,她已经舍弃了自己的脸皮,尊严,她经受不起拒绝。
  “我没有。”二狗说道,反手把风巧抱在怀里。“我只是感觉这样对你太不公平了。”
  他认真的说道。
  风巧笑了,趴在他耳边说道:“你从现在起就把我当成你的奴仆都行,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怕什么啊。”
  这句话简直就是往汽油桶里扔了一个火把,顿时就把二狗心中的熊熊烈火都给点燃了。
  “妈了个巴子的,怕个球。”他暗骂了一句,一把把风巧给抱了起来就扔到了床上,咬住她的嘴就亲了起来。
  长时间不伺候男人了,风巧的舌头显得很生硬,不过她也不是小女孩了,很快就熟稔了,一把把二狗压在身下顺着他的脖子就一路亲了下去。
  二狗受到刺激,本能的就想爬起来,但是却被她伸手给压住了,两只手在他的胸前轻轻抚摸着,然后顺着他的胸膛滑了下去把他的裤子给解开。
  掏出他的大家伙的时候,和所有女人看到他大家伙的反应相同,风巧的眼睛也顿时呆住了。
  “你这个,竟然也这么大。”她嘴巴张的圆圆的说道。
  二狗正要得意,就感觉不对劲,问道:“什么叫做竟然也这么大,难道你以前还见过这么大的玩意?”
  他有些惊讶,因为他还从来没见过有人和自己一样有这么大的玩意的。
  “嗯。”风巧点头。“是玉儿爹,不过他的比你这个要短一些,也没你这个这么粗,一般女人怕是伺候不了你吧。”
  她说道,神色暗淡了下来,显然是想起了她已经逝去的丈夫。
  二狗正想安慰她两句,她却俯下身子一口把他的大家伙给吞了下去,一只小手也在不断的套弄着,二狗顿时就被刺激的浑身都在抽搐,狠狠的吸了一口凉气。
  他的大家伙不是第一次被允吸了,但是却还从来没感受过这种舒畅的感觉。
  以前那些女人都只会允吸,不会用手套弄,而风巧显然是以前就用嘴伺候过这种大家伙,动作很熟稔。
  “以前玉儿他爹身子不好,他总喜欢让我用嘴给他弄,只是这好些年没碰这玩意了,有些生疏了,没弄疼你吧。”她抬起头看着二狗不好意思的说道。
  “太爽了,你简直就是一个宝贝啊,我还从来没这么舒服过。”二狗说着,就要把她的脑袋再次摁下去,却被她轻笑一下躲开了。
  “你猴急什么啊,等会我保准让你舒服透了,让你这辈子都忘不了我。”风巧说着,就缓缓褪下了自己的大裤衩。
  看到她胯下神秘的地方,二狗顿时呆住了,他立马知道风巧为什么说会让他舒服透了,因为,她竟然也是和徐美丽一样的白虎。
  “怎么,惊讶吧,我这些年其实有很多次都能嫁出去的,但是一个个男人一听说我是白虎,都怕了,其实我问过医生了,这只是正常的生理状况,不是什么克夫命。”风巧神色黯淡的说道。
  不过二狗却有些相信白虎克夫的故事了。
  因为他碰到的两个白虎女人,徐美丽和风巧,她们的丈夫都死了。
  但是他却不是什么迷信,而是感悟到了白虎克夫的真正秘密,因为他发现不管是徐美丽还是风巧,她们的欲望都非常的强,根本不是一般男人能够伺候得了的。
  如果不是因为二狗在这方面天生异禀,怕是也早就让这群女人给折腾死了。
  “说实话,我不是第一次碰到白虎女人了。”二狗把自己对白虎的见解说了一下,风巧一愣,随即脸上就露出了愧疚的神色。
  “如果是这样的话,还真的是我害了他,你说的对,我嫁给玉儿他爹的时候才十六岁,可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的,每天都想要,而且不管怎么都不舒服,玉儿他爹的身子怕是就被我这么给要垮的,要不,我走吧,我可不想把你也害了。”
  她说着就有些犹豫了,不过却被二狗一拉倒在怀里,凑在她耳边轻轻的吹着热气说道:“你看我像是那么脆弱的男人吗,我不是给你吹,在男女之事方面,还从来没一个女人能把我给撂倒的,我是越战越强,越战越猛,弄的时间越长我的身子就越好。”
  他得瑟的说道。
  说完,风巧的眼睛就亮了,也不说话,两只硕大的胸就在他的胸膛上滑了起来,二狗顿时就被刺激的浑身发软,大家伙不由的又硬了一圈,正好顶在风巧的泥潭口上。
  风巧也感觉到了,立马就伸出一只手抓着他的大家伙在自己的泥潭口上磨蹭了起来。
  “喔···舒服。”二狗顿时舒服的呻吟了起来。
  不过担心被人听到,他的声音压得很低。
  同时,他的身子也往上一挺,小头顶着风巧已经洪灾泛滥的泥潭口就滑了进去。
  “啊,慢点,慢点,疼,疼。”风巧只感觉自己下身被一根滚烫的铁棍塞了进去,犹如当年破瓜时候那样的疼痛让她的秀眉不由的就紧皱了起来,一边喘息一边用手在自己泥潭口的绿豆粒上不断的揉动着,想
  要揉出更多的水。
  二狗还有一些理智,顿时也停了下来,风巧没有犹豫多久,坐了起来骑在二狗身上,屁股往下一沉就压了下去。
  “噗嗤!”
  一声鱼儿入水的声音传来,二狗的大家伙直接进去了多半,风巧受到刺激,浑身都在微微的颤抖,坐着的身子也倒下趴在了二狗怀里。
  二狗这个时候的感觉就和是那天进入孟倩的处子之身时候的感觉一样,甚至比孟倩的处子之身里还要舒服,因为风巧的泥潭深处竟然如张牛花还有刘云一样,会吸气。
  像个小嘴一样,一吸一吐的,让二狗舒服的浑身都在颤抖。
  他还没反应过来,风巧却已经缓过气了,再次坐了起来在他身上缓缓的一上一下运动着,嘴巴里不断传出阵阵呻吟声,二狗受到刺激,浑身都感觉在飘,两只手不由自主的就把她的两个大胸给抓住了,不断的揉弄让它们变换着各种各样的形状。
  或许是因为压抑了太久得不到释放,风巧的的动作十分疯狂,声音越来越大,叫声回荡在房间里,二狗只是听到这声音就感觉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了。
  渐渐的,他的理智也丧失了。
  心里只剩下了肉欲和冲击,不断的冲击,冲击。
  一个小时,或许两个小时,也或许更久,他终于清醒了过来,这个时候,他的大家伙赫然是放在风巧的后庭花里,而风巧已经瘫软的趴在了床上,一脸又痛苦又舒服的表情。
  “你个小骚货,不是很厉害吗,现在不嚣张了吧,不过你这身子也的确是厉害啊,一般的男人怕是的确早早就让你给折腾死了,为了社会安定,为了世界和平,我还是把你留在我身边吧。”
  二狗嘿嘿笑着说道,大家伙也不拔出来,两根指头并排就伸进了风巧的泥潭里。
  受到刺激,风巧的身子顿时就颤抖了起来。
  “放过我,我真的不行了,不行了。”她的声音梦呓一般,脸上带着求饶的神情,两眼里依旧还迷离着。
  二狗却不管她,大家伙又抽动了起来,风巧顿时就痛苦的呻吟了起来,只是很快就变成了舒服的娇喘,这么大的变化让二狗顿时就愣住了。
  “我靠,你个骚货,我就不信了,今天把你放不倒了。”他说着,顿时动作的幅度更大了,不断的冲击着,泥潭,后庭花,不断的变换着,终于,又半个小时过去了,风巧已经再次瘫软了,二狗也感觉到一股剧烈的刺激感觉传来,舒服的他死死的抱着风巧的屁股就猛的捅了起来。
  终于,一阵强有力的冲击波进入风巧的身体。
  风巧受到攻击,顿时身子再次抽搐了起来。
  按说这个时候二狗应该也要疲惫了才对,可是他却一点累的感觉都没有,反而精神无比,比任何时候都要精神,辗转反侧,又在风巧的身子神抚摸了一会,这才感觉到一阵昏沉,睡了过去。
  O到天亮的时候,风巧已经不在了,如果不是大家伙上依旧传来的阵阵舒服感觉,二狗甚至怀疑昨天晚上只是做一个美妙的春梦而已。
  打开门出去,迎面扑来一股清新的空气,让他不由的就深吸了一口。
  院子里,王宝正在跟着雪七练习打拳,看到他过来,顿时两个人都腆着笑脸停了下来。
  “狗哥,昨天晚上舒服了吧,那么大的声音,啧啧。”王宝嘿嘿笑着看着二狗说道。
  二狗不由就愣住了,浑身都紧张了起来。
  “昨天晚上你都听见了?”他皱着眉头说道。
  “屁话,狗哥,你那么大的声音,我们俩想听不到都难啊,不过你放心,除了我们每人听到,昨天晚上我们被你们的声音给折腾的口干舌燥啊,就做在院子里坐到了后半夜,直到你们消停了才睡了觉,有其他人我们能看到的。”雪七也笑着说道。
  二狗这才放心了。
  “你们两个干得不错,那个,雪七啊,这次等我们回到镇里了我就抽时间回一趟老家,顺便把你爷爷给接出来送到市里去好好治疗一下,让医生看看他那个腿究竟还有没有救。”
  他抛出了一个大大的蛋糕给雪七,顿时就把雪七给砸的浑身都发软,立马就笑呵呵的对二狗说道:“狗哥,谢谢你了,我给你磕头了。”
  说着,他就要下跪,二狗赶紧把他扶住。
  “咱们都是自家兄弟你这是干什么啊,再说了,我现在的身份是副镇长,你给我下跪让别人看到了怎么办啊。”他说道。
  雪七这才点点头作罢,不过看着二狗的眼神却充满了火热。
  他跟着二狗这么久,就是在等他这句话。
  “是了,王宝,我知道你妹今年要考大学了,你告诉她,只用读好书就行,学费什么的镇里给补贴,我记得你就是南王镇的人,是吧。”他又冲着王宝说道。
  听了这话,王宝顿时眼睛就亮了。
  虽然说现在国家对上大学是有补贴的,但是每年的学费等开销最少都要两三千块钱,对他们家来说,两三千块钱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谢谢狗哥。”他看着二狗感激的说道。
  二狗摆摆手说道:“不用谢我,你这么忠心的跟着我,我二狗的心也不是铁打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一个事情,你们对我好,我就会对你们好,我二狗绝对不会亏待我的兄弟,我和你们,有福同享,当然,如果哪天我倒霉了,我也不会连累你们的,做兄弟,我二狗绝对不含糊。”
  “狗哥,你是在打我的脸啊,咱兄弟既然有福同享,那就要有难同当,我王宝活了这么二十多年,还从来没有放弃过兄弟,有福同享,有难你当,还不如杀了我。”王宝一脸愤怒的说道。
  “是啊,狗哥,如果哪天你倒霉了我真的不管了,先不说我的良心过不去,我爷爷都会把我给打死。”雪七也说道。
  听到这些话,二狗不由感觉有些热泪盈眶的感觉,轻轻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说道:“好,好,你们不负我二狗,我二狗定然不负你们。”
  说完,他笑了一下,说道:“好了,不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题了,我有个感觉,今天这村里的奄怕是要出幺蛾子啊,看来这下乡也不是什么好差事。”
  他说着,回头正好看到风巧和孙玉儿从房里出来,看到他,孙玉儿顿时满脸的通红,脑袋一低,转身又跑回了房间里,风巧则是一脸的平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抬头看着二狗很平静的说道:“哟,王镇长这么早就起来了啊,在锻炼呢。”
  二狗愣了一下,说道:“哦,不是,我也刚刚才起床,没几
  分钟,你身子还好吧。”
  “瞧你说的,我一个农妇,身子能有什么不好的,好的很。”风巧说着笑了一下,转身又回房子里去了。
  二狗看的分明,她走路的样子有些古怪,立马知道她昨天晚上肯定是被自己给折腾的厉害了——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被放下的欲望2d1

3.0分

3.0分 欲望熟女纵横情场的潜规则5b2

3.0分

3.0分 放纵的娇妻2c8

3.0分

3.0分 失恋后的放纵a6f

3.0分

3.0分 失恋后的放纵a6f

3.0分

3.0分 放纵青春415

3.0分

3.0分 放纵女友cba

3.0分

3.0分 纵欲的女教师ad4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