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66.制服诱惑e12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第66节  制服诱惑
  对于经营的事情,二狗完全就是睁眼瞎,他完全就是一个打酱油的。
  买卖的事情,价格谈好了其他的就都不是问题了,刘云着急想要把酒厂拿到手,县里着急想要把这个包袱给脱手了,所以办事效率出奇的高,当天下午双方就把合约给签了。
  忙完这些就已经六点多了,宋长久要请众人吃饭,二狗因为晚上约了洪木头和张三炮,所以在距离皇朝KTV不远的地方就下车了,一个人沿着马路往皇朝走。
  只是他刚刚下车,走了没几步就看到三个流里流气的混混朝他冲了过来。
  他立马就感觉不对劲,扭过头就朝着王九州等人车子开走的方向跑。
  “王县长,等我,有人要杀我。”他一边跑一边喊,故意喊出王县长三个字,但是后面的混混显然的确是专门奔着他来的,根本不理会他的话,他一跑,顿时他们就毫不犹豫的拔腿追了过来。
  他们之间的距离本来只有几米,几个混混显然是有准备的,二狗刚喊完话,一个混混就从地上拎了一块砖头朝着他就砸了过去,二狗的背上结实的挨了一下,顿时就感觉到背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脑袋也晕了起来,走路都走不稳了,几个混混很快就追了上来围着他就拳打脚踢了起来。
  好在王九州的车是敞篷的,无意间回过头看了一下,正好看到二狗在路上被人打,立马就急了,冲着司机就喊道:“老王,赶紧掉头回去,二狗快被人打死了。”
  他一喊,司机立马反应过来,方向盘急打在转了一个大弯冲着二狗那边就冲了过去。
  三个混混看到有车冲着他们跑了过来,立马转过身扭头就跑。
  王九州的司机老王同时也是他的保镖,平时就是配枪的,踩住刹车顿时就拔出了枪毫不犹豫冲着最后面的一个混混的腿就打了过去。
  “啪。”一声枪响,后面那个混混应声倒地,躺在地上哀嚎了起来。
  “别追了,先把二狗赶紧送到医院,他流了好多血。”老王还想追,却被王九州给叫住了,回过头就看到二狗已经昏死过去了,身下流了一地的血,顿时就赶紧回头跑回来。
  “我警告你们,最好自己去自首,不然的话,我保证一个小时内全国都是你们三个人的通缉令。”王九州冲着两个混混逃跑的方向喊道,又冲着地上的那个混混喊道:“你记住我的名字,我叫王九州,是九曲县的县长兼市委书记,你回去告诉你的主子,让他最好去自首,不然的话,我就算把天给翻了也会把他给找出来。”
  他是彻底愤怒了,如果不是因为要顾忌二狗的话,他一定要把这群人给活活打死到路上。
  说完,回过头又冲着地上正在对二狗进行紧急救治的老王喊道:“怎么样,他怎么样了。”
  老王顿时就说道:“不好,很不好,他的背上应该断了一根骨头,这几个人下手太狠,必须马上到医院才行,我把他抱着,你开车。”
  “那还说个屁啊,赶紧上车。”王九州说着就跳上了车,老王小心翼翼的把二狗抱起来放到车上,车子顿时就发了疯的往医院跑去。
  看到车子走了,前面两个逃跑的混混又跑了回来,把地上那个混混给架起来。
  “你没事吧老黑,那个王八蛋竟然有枪。”一个混混看着他的伤口愤怒的说道。
  叫老黑的混混却是一脸死灰的摇着头。
  “我们这次摊上大事了,我建议我们还是自首吧,你知道刚刚开车的那个人是谁吗,他是县长王九州,他说了,如果我们不马上去自首,一个小时内就发通缉令通缉我们,哥,我不想被通缉。”
  他哭丧着脸脸看着扶着他的男人说道。
  听到他的话,顿时其他两个混混都愣住了,都陷入了沉思。
  县医院门口,一辆越野车几乎是发疯的冲了过来,一个急刹车在地上划出了一道一米多长的轮胎印,医院门口的保安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车上的人在大喊:“医生在哪里,赶紧出来救人,救人。”
  然后就看到一个中年汉子抱着一个身上还在不断往下滴血的年轻人往医院里面跑去。
  一进门,一群医生看到这幅样子顿时也都先愣了一下,然后就快速的运动了起来。
  “蒋玉生呢,让他立马来见我,告诉他我是王九州。”王九州冲着一个护士喊道,护士一愣,还想反驳两句,身旁的一个男医生就冲她喊道:“赶紧去,这位是王县长。”
  显然他是认识王九州的。小护士听到这话顿时就赶紧跑去找蒋玉生。
  这个时候李牧和刘云也赶了过来,见到王九州就说道:“王县长,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我看到你的车子忽然跑回去了,正赶过去就看到你们又走了,急忙就跟了过来,出什么事了。”
  “二狗,他刚下车就差点被人给打死,刚刚推进手术室。”王九州一脸阴沉的说道,在九曲县的地盘上竟然有人把他的秘书差点给打死,这简直就是脱了鞋在他脸上狠狠的扇。
  李牧顿时就愣住了,眼睛立马就变红了,怒吼道:“这他妈的是谁干的。”盯着王九州说道:“王县长,这件事情一定要彻查才行,绝对不能放过凶手,如果县里的警力不够的话,我现在就给我哥打电话,让他从市里派人过来。”
  “我去打电话吧,太不像话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都敢如此嚣张,还有没有王法,这样下去让我们这些平民百姓还怎么敢在路上行走。”刘云也阴沉着脸说道。
  对于她的身份,王九州是知道一些的,顿时就赶紧挡住她说道:“不用,我立马给王伯良打电话,让他把县里所有的警力都给调动起来,如果人手实在不够的话,我会向市里申请援助的,真是抱歉让你们受惊了,你们放心,九曲县还是非常安全的,我们政府一定竭尽全力保护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他打着官腔看着两人说道,他好不容易把九曲酒厂这个包袱甩了,还引进了外资,怎么能让客商因为县里的安全问题毁约啊。
  不管他和李牧再熟,人家现在来了就是客人。
  正好这个时候蒋玉生过来了,他立马就冲着他喊道:“玉生,赶紧到手术室去,二狗又被人给打了,你赶紧去看看。”
  听到他的话,蒋玉生顿时也是一惊。
  “什么,他又被人给打了,严重吗,你先别着急,我先去看看。”他说着就往手术室里走去。
  听到他们的对话,刘云顿时眉头就皱起来了,看着王九州问道:“你怎么说二狗又让人打了,难道他才让人打了?”
  王九州无奈的叹了口气,知道这事情瞒不住
  ,就简短的把二狗上次被打的事情说了一遍。
  刘云听完他的话,立马就义正言辞的对他说道:“王县长,我现在对九曲县的投资环境表示严重的怀疑,我感觉你们政府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包容程度太高了,这么短的时间里你的秘书都让人给打了两次,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其他人的安全你又怎么能够保证。”
  王九州真的快崩溃了。
  他现在真的是把刚刚打二狗的人给恨死了,甚至连二狗一起恨上了,这家伙也太能惹事了。
  急忙就看着刘云说道:“你放心,九曲县的投资环境绝对是安全的,我的司机已经去给公安局局长打电话了,我想这会公安局的人都快来了,我一定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伤人的凶手,给二狗一个交代,给你们一个交代,也给全县人民一个交代。”
  他现在最担心的不是刘云收购酒厂的事情落空了,而是刘云在她父亲面前说他的坏话,那样他更上一步的事情怕是彻底泡汤了。
  刘云怎么不知道他的想法,顿时就悠悠的说道;“你放心,我是一个很公平的人,你说的话你自己记得,我今天就坐在这里等答案,如果到天黑之前你们还没有把这个案子给侦破的话,我就立马撤销对九曲酒厂的收购,我忘了告诉你,我收购九曲酒厂的事情我已经给我父亲打过招呼了,是他同意了我才来的。”
  她好不容易在二狗身上找到了做女人的感觉,还没有来得及好好享受他竟然就被人给打伤了,她怎么能不愤怒,只是因为身份她也不能发泄出来,所以就专门挑王九州怕的事情说,他最怕什么,她就说什么。
  果然,听到这话王九州顿时就是一身的冷汗。
  就这个时候,楼道里忽然传来了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他转头一看是王伯良来了,立马就冲他大声骂道:“王伯良,你他妈的怎么当的公安局长,昨天才开始安全普查今天我的秘书就差点被人打死了,你们公安局的人难道都去吃屎了。”
  看他发这么大的火气,王伯良也是一肚子的火气,对打人的人是恨死了,这几天安全普查他就担心出点什么事情,结果这才第二天就除了这么大的事情。
  “王县长,你放心,我立马就对这个案件进行调查,一定在最快的时间里给你一个答复。”他信誓旦旦的说道。
  王九州却不放过他,冲着他就吼道:“不要给我放着这些空屁,老子不想听,天黑之前一定要给我查出凶手,不然你这个公安局长也别干了。”
  重压之下必有勇夫,那三个人或许是被王九州最后那句话给吓住了,也或许是被警察的大规模搜捕给吓住了,很快就自首了,而且,很快就供出了他们的幕后老板,梁成。
  只是当王伯良告诉王九州这个名字的时候王九州不由就头疼了。
  因为梁成是副县长曹明姐姐的儿子,按理说这事情他应该要通知一下曹明,和他稍作商量再定夺,毕竟都在一个体制内工作,但是看到刘云正在盯着自己,他只能无奈的对王伯良说道:“你是公安局长,这是你职权内的事情,问我做什么。”
  王伯良一愣,顿时知道身边这个女人的来头肯定也不小,最少让王九州忌惮,顿时就点点头走了。
  这个时候,手术室的门忽然开了,蒋玉生一头大汗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一出来,顿时王九州就先跑过去看着他急忙问道:“怎么样,二狗怎么样,怎么用了这么长时间才出来。”
  刘云和李牧也迎了上来看着蒋玉生。
  蒋玉生摘下口罩,脸上带着古怪的表情说道:“放心,他没事,这么长时间都是在反复检查他身上的伤口,奇了怪了,他身上竟然一根骨头都没有受伤,但是不应该啊,X光显示他的骨头上有断过的痕迹,而且是新伤,好像是刚刚断了又长住了,这简直就是奇迹。”
  他脸上带着不解,好像心里装着十万个为什么得不到解答。
  只是王九州不在乎这些,他只在乎二狗有没有事,顿时就长呼一口气说道:“太好了,太好了,李牧,刘云,你们听到了没,二狗没事,他没事。”
  他一脸的兴奋,李牧和刘云脸上也轻松了许多,只有身边刚刚抱着二狗来的老王也是和蒋玉生一样一脸不解。
  他检查过二狗的伤口的,知道他身上最少断了三根骨头。
  “难道是我弄错了?”他低声的自言自语道。
  “你说什么。”王九州听到了他的话,回头看着他问道。
  老王顿时摆手说:“没事,没事,我走神了,你们说,我去把手上的血洗洗。”
  看着王九州正在开心,他当然不能扫了他的兴把这个事情说出来。
  二狗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完全不知道医院外面现在因为他受伤已经乱成了一团,他只是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他是被下身传来的阵阵舒爽感觉催醒的。
  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穿着护士服的女人正撅着大屁股趴在床上使劲的吸允他的大家伙,不由就愣住了,定眼一看,立马就认出来这女人是上次自己住院时候和自己有过一次鱼水之欢的护士姚花花。
  看到她一脸陶醉的样子,听着她一边允吸一边嘴里发出的哼哼声,二狗立马就被强烈的刺激了,大家伙不由又硬了几分,姚花花的脸色也猛的一边,转眼看到二狗正在盯着她,顿时就脸色一红,冲着他说道:“你醒了啊,怎么样,舒服吗,你都睡了两天两夜了,我是在想能不能用这个方法让你醒过来。”
  “舒服,舒服,你别管我,你继续,继续。”二狗无耻的笑着说道。
  姚花花不在意,立刻低头更加起劲的允吸了起来,一边允吸,一边解开自己的护士服,露出里面花色的裙子,一边给二狗允吸,一边用手在自己胸前狠狠的揉弄着,二狗哪里受得了这个刺激啊。
  不由就准备坐起来,却被姚花花给喝住了。
  “别起来,你这次伤的那么厉害,断了好几根骨头,要好好养着才行,你躺着别动,我保证让你舒服了就是。”她急忙看着二狗说道。
  二狗一愣,活动了一下上身,感觉了一下说道:“我断了好几根骨头?不是吧,我感觉我自己没受伤啊。”
  他说着还很惬意的伸了个懒腰。
  “你简直就是个变态,你的骨头的确是断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又长好了,上次是这样,这次又是,不过蒋主任还是不让你动弹,让你好好休养一段时间观察观察再说。”姚花花有些无奈的说道,小手却在轻轻的套弄着二狗的大家伙。
  二狗顿时嘿嘿一笑,说道:“你知道我的身子其实没事,所以就进来想要沾我的光,只是没想到我竟然醒来了,不行,你要赔我的精神损失才行,我都伤的躺在床上了你作为护士竟然还挑逗我,这可是严重的渎职。”
  “你想要我怎么赔你啊。”姚花花顿时就巧笑一下看着他说道,抓着他大家
  伙的手不由的也多用了几分力气,二狗顿时就舒服的长呼了一口气。
  “这个其实很简单,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很好说话。”二狗看着她说:“你把里面那个裙子脱了,然后把那个护士服穿着过来让我好好捅一下,我就不找你麻烦了,行不。”
  他说完就眼神火热的看着姚花花。
  每次看到穿着护士服的这些女孩二狗都有些不由自主的冲动,现在碰到这个机会自然是不能放过。
  上次他受伤姚花花就穿着护士大褂里面真空的来诱惑他,让他刺激的不得了,一直都记得那次的美味。
  听到他的话,姚花花不由就愣住了,立马看着他娇笑着说道:“你好坏啊,竟然还想玩制服诱惑,你就不怕你的骨头还没长好等会我把你给摇散架了啊。”
  “不怕,不怕,我这骨头结实着呢,我能感觉得到。”二狗说着,就做了一个扩胸运动,嘿嘿笑着看着姚花花。
  “你呀,真是好色不要命,总有一天会死在女人身上。”姚花花说道,眼睛却瞄着二狗的大家伙不放。“你说你怎么就能长这么一根不是人的玩意,让女人见一次就上瘾。”
  她说着,伸出巧舌在二狗的小头上舔了一下,刺激的二狗浑身一颤,正要抓她,却被她娇笑着躲开了。
  或许她也想玩一把刺激,飞速的就把自己的裙子给脱下,露出一身凹凸有致的身材,伸手轻轻解开胸罩,一对大白兔顿时就毫无忌惮的在空气中一跳一跳的,二狗顿时就想扑上去狠狠抓一把,却被她喊住了。
  “别,先等会,你不是想玩制服诱惑吗,我今天就诱惑死你,我告诉你喔,这个病房是高护病房,隔音效果一流,即便你把那边桌子上的电视机抱起来砸了外面人都听不见,今天一整天都是我在里面值班,你小心我把你给榨干,让你精尽人亡了。”
  她娇笑着说道,又缓缓的褪下了自己的小三角裤,露出一片浓密茂盛的森林,中间一口漆黑中泛红的泥潭边上已经是水光盈盈了,二狗顿时就狠狠咽了一口唾沫,伸手就把自己胳膊上扎着的输液管给拔掉了,奇怪的是,他刚刚拔掉输液管,胳膊上的针口竟然飞速的愈合了,他的皮肤上竟然看不到任何针扎过的痕迹,姚花花也看到了这一幕,她本来还担心二狗的针眼会发炎了,立马就放心了。
  “你可真是个变态。”她轻笑着说道,然后拿起边上的护士大褂披在身上,仅在身前扣了两只扣子,一对波涛汹涌的大白兔在衣服里一闪一闪的,诱惑极了。
  二狗顿时哪里还能受得住,立马就冲她扑了过去,把她抱在怀里狠狠的亲了起来。
  “你不是想让我精尽人亡吗,那我们就看看是我先精尽人亡还是你先下不了床走路。”他说着,低头在姚花花的脖子上轻轻的亲着,然后一把把她的身子给翻了过去背对着自己,两只手从后面伸过去抓住她的两只大白兔狠狠的揉弄了起来。
  感觉到隔着一层护士大褂蹭着她富有弹力的屁股的快感,二狗顿时就无比的冲动。
  “嗯哼,用力,再用力。”姚花花也呻吟了起来。
  她本来就不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女人,不然的话也不会三番五次的勾引二狗了,也因为病房的隔音效果格外的好,所以她呻吟起来也是肆无忌惮,声音老大,像是在叫床。
  二狗被刺激的大家伙一跳一跳的,一只手顺着她平缓的小肚子就往下滑了过去,很快就覆盖到了她那口被浓密森林覆盖的泥潭,两根指头分离出来,顺着她的泥潭就探索了进去。
  拨弄了两下,姚花花顿时就更加大声的叫了起来,浑身都在颤抖,二狗立马就感觉自己的手指上全是黏黏的液体,知道她已经完全动情了,就再也不顾及了,把手指拔出来,掀起她的护士大褂后摆,扶着自己的大家伙就往上一顶。
  噗嗤!
  因为水流充足的缘故,他一下子就进去了多半根,姚花花顿时腿一软就想跪下,二狗赶紧把她抱起来放到病床上,让她趴在床上,然后抱着她的屁股在后面进攻了起来。
  “啊,疼,舒服,舒服,用力,再用力,狠狠用力,把我弄死吧。”
  姚花花嘴里胡乱的喊道,二狗嘿嘿一笑,喘着粗气就把腰往下再狠狠的一沉,顶到了头才停了下来,姚花花的身体顿时就狠狠一颤,仰着脑袋脸上带着痛苦,舒服的复杂神情。
  二狗怕她难受,就没敢动弹,却没想到她主动的扭起了屁股。
  “舒服,舒服,再用力点,哥哥,弄我,弄我,弄死我吧。”她近乎疯狂的扭着屁股喊道,脸上带着疯狂的表情。
  二狗也不客气,顿时就加速的运动了起来,一边运动,一边把腰左摇右晃的,阵阵刺激的感觉让姚花花舒服的又哭又笑,胡言乱语的叫了起来,不到十分钟,她的泥潭里就传出了一股热流,然后整个身子都瘫软了下来,一股紧缩的感觉让二狗感觉到一股极强的刺激感,顿时就更加用力的顶了起来。
  “饶了我,等会再弄,让我歇一会,让我歇一会,我受不了了。”姚花花求饶道。
  二狗嘿嘿一笑。
  “你不是说要让我精尽人亡吗,怎么你自己这么快就不行了,我还早着哩。”他说着,并没有把大家伙拿出来,只是也放慢了动作,显然也是担心姚花花的身体受不了。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到第三个小时快结束的时候,姚花花终于求饶了。
  “停,停,我错了,饶了我吧,我下面的泥潭都没知觉了,你赶紧出来吧,我求求你了,二狗哥哥,我错了,我错了。”她浑身颤抖着近乎癫狂一样的说道。
  二狗点点头,他知道姚花花是真的受不了了,顿时就放开了身子,快速的运动了几下这才从她的身体里退了出来,抱着她的脑袋把已经涨得发紫的小头一把塞进了她的嘴里。
  刚塞进去,一股热流就猛的喷涌了出去,姚花花却好像发疯一样的,把这股热流给全部咽了下去,又用力允吸了几下把二狗的小头舔得干干净净。
  “真好吃。”她嘴里梦呓一般的说道,把脸狠狠的贴在二狗的大家伙上——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制服诱惑f25

3.0分

3.0分 制服下的诱惑392

3.0分

3.0分 制服下的诱惑392

3.0分

3.0分 村长的后院 66.诱惑无边dc6

3.0分

3.0分 学姐的制服诱惑4db

3.0分

3.0分 正妹学姊制服诱惑ce9

3.0分

3.0分 淫蕩学姊制服诱惑1db

3.0分

3.0分 第一百四十八章 制服诱惑ee2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