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61.竟然是个拉拉4cb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第61节  竟然是个拉拉
  南云实在是拗不过二狗,半推半就的就站了起来,任由二狗把她的裤子给解开,一只禄山之爪顺着她的裤裆伸了进去,一直顺着她光滑的屁股顺过去然后在她的泥潭口上抠弄了两下,顿时就感觉到满手都湿漉漉的,显然南云已经动情了。
  四十多的女人,最是经不起逗弄的时候,立刻她的嘴里就传出了阵阵的叮咛声。
  “深点,你再深点。”南云说道,顿时也顾不上在办公室了,伸手就把自己的裤子给扒了下来,俯身趴在了桌子上,把一只白净的屁股放在了二狗面前。
  二狗本来就憋的难受,哪里受得了这个刺激,顿时就蹲下神子在她嫩白的屁股上狠狠亲了一下,又抓了两下,南云的身子顿时一颤,不由就舒服的娇哼了一下。
  听到这声音,二狗立马大家伙又粗了一圈,毕竟这里是办公室里,随时都有人过来,他也担心被人发现,所以很快就提枪上马,顿时就进入到了一片湿润的沼泽地中徜徉肆恣了起来。
  办公室里顿时就传出了阵阵呻吟的低吼声。
  或许因为紧张的缘故,不到十分钟南云就狂喘了起来出水了,瘫软的趴在桌子上,一阵收缩的感觉和她舒服的低吼声严重的刺激了一下二狗,他也不行了,一股激流猛的就冲入了泥潭的深处。
  被冲击了一下,南云顿时浑身再次一抽,露出了舒服的表情,不过她还保持着清醒,很快就站了身子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卷卫生纸递给二狗。
  两个人刚刚擦干净,还没来得及提起裤子,就听到门外传来了一阵说话声,顿时,两个人都赶紧穿起了裤子,他们俩刚刚穿好裤子就听到外面的敲门声。
  “南副县长,你在里面吗。”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二狗,去开门。”南云冲着二狗低声说道,然后迅速的把桌子上的东西稍微收拾了一下一本正经的坐在自己的办公位上,手上拿着一支笔做出写字的样子冲着外面喊道:“我在,二狗,去开下门。”
  二狗的脸色也装的无比严肃,应了一声:“好。”然后就反身把门打开。
  开门就先看到两个中年男人,约么四十多岁,头发都梳得油光,身上的衣服穿的正儿八经的,显然不是普通人,看到他们,南云立马就站了起来迎了过去:“哎呀,贤,贤啊,这不是长远吗,还有秋生,什么风把你们给吹来了,快请坐,快请坐,二狗,快去给倒两杯茶来。”
  “好,马上。”二狗说着就准备去墙角去暖瓶,却听到带头的中年人说:“不喝了,南副县长,你是主管教育的副县长,我教育局应该是在你的管辖范围内这点没错吧。”
  南云一愣,隐约的感觉到好像出事了,顿时目光就凝重了起来,看着他说道:“道理上没错啊,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啊,长远,你给我说明白一些。”
  “没错就好,可是今天,没经过我的同意,也没有你的盖章,县城里大大小小的学校都被统一进行安全审查,现在全部都已经停课了,我刚刚从一个学校过来,学生们竟然都在操场上跟着武警在练习防身术,这不是胡闹吗,他们在那里乱搞,我这个教育局长和傻子一样竟然没人通知我。”叫长远的男人一脸气愤的说道。
  南云顿时也怒了。
  “什么,竟然有这种事情,这不是胡闹吗,我也不知道啊,你等会,我马上给公安局打电话。”她说着就转身准备那电话,却被二狗给挡住了。
  趴在她的耳边小声的把王九州要求进行全县安全普查的事情给她说了。
  她眼睛不由一瞪,看着二狗说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学生本来就应该天天在学校读书就行了,练什么防身术,不是胡闹吗。”
  听到她的话,二狗顿时就一愣,立刻反驳道:“南副县长,现在前几天发生的那起恶意事件好像受害者就是个学生,如果学生有一点点的自保意识的话,她也不应该被人欺负的那么惨啊。”
  他是在说南王镇的事情。
  南云一听,顿时一愣,陷入了沉思,她也知道二狗说的话有道理,只是她多年的习惯也不是朝夕能够改过来的,顿时就摆摆手看着一旁的中年人说道:“长远,这个事情是我疏忽了,没有通知到你,县里的确是下了这个命令了,我以为他们都给你传达到了呢。”
  听到这话,肖长远顿时气结。
  他能说什么,南云本来就是正处级,他只是个副处级,而且副县级本来就比他这个教育局的局长要高一等,官大一级压死人,听到这话他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不能说。
  “可是,你们这么折腾总要有个限度吧,半天,一天,两天,总有个时间吧,我的工作也好做。”肖长远愤愤的说道,他开始用“你们”这个词语了。
  南云一听就有些不舒服,她觉得肖长远应该和他站在一边的才对,顿时就说:“长远啊,你这个态度就不对了,这个命令是王县长突然下的,又不是我下的,听你的话好像是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了。”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着急的。”肖长远的脸都快成苦瓜了。“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我今天刚到办公室电话就一直在响,下面的乡镇都在问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县里的学校也在问,他们都知道这个事情了,就我这个教育局局长不知道,我都成笑话了,你说我能不生气吗。”
  南云点点头,她知道肖长远的脾气,如果不是因为在她面前的话,早就跳起来了,顿时就说道:“你还是先歇一会吧,这次的安全普查为期半个月,而且,王县长已经去市里寻求支持,想要在以后每个月都进行一次普查,好像还要给各大学校都加上一门防卫课。”
  她的话里也有些无奈,她也在心里责备王九州今天做事的确有些过分了,她觉得有关教育的事情最少都应该和她这个副县长商量一下,让她也发表发表意见,最少也应该给他时间安排工作。
  看到她一脸沉闷的样子,二狗顿时就再次凑到她耳边轻轻的说了今天他们为什么这么着急的原因,南云顿时就一愣,然后冷静了下来,看着肖长远说道:“长远啊,今天的事情其实是有内情的,早上的时候菜市场后门那里发生了一起恶劣的败坏社会道德事件,你应该已经听说了吧。”
  肖长远一愣,阴沉着脸点点头,疑惑的问道:“嗯,你说的是那四个男人啊,我正好就住在那边上,还是我把人群给疏散开了,怎么了,难道这次的安全普查和这件事情有关?”
  “何止是有关系啊,这件事情现在已经传的全县城都知道了,市里不知道怎么接到这个消息了,打电话狂骂,加上昨天也发生了一起恶性事件,为了县里人民的人身安全,所以王县长这才临时决定进行全县安全普查的。”南云悠悠的说道。
  肖长远顿时明白了,他们这是在搅混水啊,本来出了这事情市里肯定要下一个处分的,这么一搞,弄不准还成嘉奖了,只是他也没脾气了,他也不是白痴,知道这么一搅不光是处分没了,他也被拉下水了。
  他是教育局的局长,文化站的工作也一直都是他在主管负责,把这件事情定性成败坏社会风气他
  自然是脱不了关系。
  送走了肖长远和黄秋生,南云顿时长呼了一口气,这才看着二狗恶狠狠的说道:“你个狗怂,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早早给我说啊。”
  “我,我给忘了,我下次一定注意。”二狗灿灿一笑,他也没想到竟然会惹出这种事情。
  南云不由就用指头指着他说道:“你呀,你,每天就知道想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没个正经,还好这是误了我的事情,如果是误了九州的事情,我看你怎么收场。”
  二狗顿时一个激灵,急忙陪着笑脸说道:“南姐,这不是我和你亲的么,这才得意忘形了,你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这种错误了,有问题一定第一时间向领导汇报。”
  他一脸正经的说道,南云顿时就笑了。
  从南云办公室出来,二狗忽然发现自己成了一个大闲人,楼里几乎没他可以做的工作,晃悠着竟然不知觉的跑到了传达室门口,不由就伸出头冲着里面看了看,看到里面只有风荷一个人在,他顿时就嘿笑着推开门走了进去。
  “小荷啊,还在忙啊。”他笑着在传达室里四处乱瞄了一下然后看着风荷说道。
  看到是他,风荷不由心里就扑通扑通的狂跳了一番,红着脸回头看着他说:“你怎么来了,你不去跟着王县长跑到我这里干嘛来了。”
  “王县长去市里了,我现在就一个大闲人。”二狗闷闷的说道,坐在后面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看着风荷。“你呢,怎么这里就你一个人啊,我记得平时不是还有一个大妈,她去哪里了。”
  风荷顿时就笑了。
  “你呀,那是王姐,人家才三十不到,你就叫人家大妈,小心人家听到了揍你,她今天身体不舒服请假了,就我一个人上班。”
  她说完,看着二狗正在盯着她的脸看,不由脸就红了,啐了他一口说道:“你怎么总是这么没个正经的,难道不知道盯着女孩的脸看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啊,你喝水吗,我给你倒。”
  “嘿嘿,不喝,我就喜欢看你,你真美,和天上的仙女一样美,就是这身衣服太土了,这白衬衫都发黄了,这黑裤子都变成灰裤子了,改天有时间了我带你去买身好的,女孩子家的,总穿着这么一身灰色的衣服也太不青春了。”二狗的眼球在她身上上下打量着说道。
  听到他的话,风荷顿时脸就红了,低声的说道:“谁要你的衣服,我又不是你对象。”
  看着她小女儿羞涩的样子,二狗顿时心里的火就汹汹的燃烧了起来,嘿嘿笑着说道:“我可都听南副县长说了,你刚刚在下面说你是我对象的,不能耍赖的。”
  “女孩的话你都信,真是天真,我那只是权宜之计。”风荷的脸已经红透了,说完这句话就转过身趴在桌子上,把脑袋紧紧的埋在桌面上不敢看二狗一下。
  眼睛顺着传达室前的窗口往外瞄了瞄,看到边上没人,二狗这才走到风荷的背后,两只手顺着他的肩膀轻轻揉了起来,他的手碰到风荷身体的时候,风荷猛的颤抖了一下,但是却没有反抗,只是脑袋埋在桌子上死活都不抬起来。
  二狗更加胆大了,两只手顺着她的肩膀往下滑就把她抱在了怀里,只是也不敢太过冒犯,并没有去碰她胸前的双峰,只是把手放在她平缓的小肚上。
  风荷终于把头给抬起来了,红透了脸往窗口外看了看,然后挣扎了一下挣脱了二狗的手。
  “别,小心给人看到了。”她看着二狗说道,眼神里带着哀求。
  二狗顿时就笑了,他知道风荷其实心里已经接受他了,也知道小姑娘脸皮薄,不像是南云那种熟透了的女人,在办公室是绝对不能做太过的事情的。
  于是就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然后坐在她后面的椅子上。
  “放心吧,有我在不会有人欺负你的,即便是曹明也不能欺负你。”他看着她说道。
  风荷点点头,不断的整理眼前的信件,只是很明显她此刻心不在焉,信件都从手上跑出去了都没有感觉。
  “晚上你确定要跟着我一起去山城。”二狗在背后说道。
  听到他的话,风荷恍然清醒,把手上的信件快速的整理好放在墙角,说道:“喔,嗯,确定,只是,我下班了要先回去给我爸打个招呼才行。”
  “我知道,你给我说过了。”二狗点头说道。
  风荷犹豫了一下,问道:“你确定带我去的话王县长不会说你啊,会不会影响你的工作。”
  二狗轻轻一笑,知道她这在担心什么,顿时就放出了一个自己的底牌。
  “其实,今天晚上我之所以能带你一起去还有一个原因其实是因为九曲酒厂的收购方是我。”
  这个消息就好像一个炸弹一样,让风荷的脑袋顿时有些转不过来弯,两只眼睛瞪得老大看着二狗说道:“你说啥,你的意思是你要收九曲酒厂?”
  九曲酒厂在九曲县可是非常有名的企业,即便是风荷这从来不喝酒的人都知道它的威名,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人竟然说他要收购九曲酒厂,她的第一感觉就是他在和自己开玩笑吹牛,但是看着他的表情又不像是在做假。
  “你不会真的要收九曲酒厂吧,那么大的厂子,你有那么多钱吗。”她急忙又问道。
  二狗一笑,说:“为啥就不能是我了,你应该也知道,九曲酒厂的工人都快一年领不上工资了,要收购的话其实也花不了多少钱的,再说了,我也只是其中的一个股东,并不是大老板。”
  风荷这才点点头接受了他的话。
  “我就说的么,那么大的一个厂你能给收了,那厂子就在我家后面不远处,我从型天天见,十几个学校那么大的地方,老大老大了,得要多少钱才能收了啊。”风荷还是一脸惊讶。
  听到她的话,二狗的心思却活泛了起来,他并没有到九曲酒厂去过,只是听风牧说起过一些关于九曲酒厂的事情,现在听到风荷说九曲酒厂的占地面积竟然那么大,顿时他就想到了房地产这三个字。
  顿时,他就看着风荷问道:“你家在哪里,距离县城远不。”
  风荷一愣,不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说道:“不啊,县城一共就这么大,我家就在县城最北边那个村子里,你或许不知道,咱们九曲县县城只有从菜市场到县政府大楼属于城区,其他的地方就是几个村子,我家就在北边的梁村。”
  “太好了,这简直是太好了,是了,你家边上有公路没。”二狗继续问道,因为要开发房地产的话如果边上没有公路的话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没想到风荷顿时就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是猪啊,我都给你说了我家边上就是九曲酒厂了,那么大的厂子旁能没有公路啊。”
  二狗顿时一拍脑袋也
  嘿嘿笑了起来,他是急糊涂了。
  “你是不是在打什么歪主意啊。”风荷奇怪的看着二狗问道。
  二狗却只是嘿嘿笑着不说话,开发房地产的事情他暂时还不能给风荷说,他还需要和风牧好好商量商量才能定夺。
  和风荷聊着天,日子过的相当的快,很快就到下午五点多,二狗正准备去外面给风荷买饭,就听到门口响起了一阵汽车声,他耳朵尖,听得出来那是王九州那辆吉普车独有的引擎声,顿时就一阵风一样的窜下了楼。
  下了楼,果然就看到王九州的车正在往门口开来,刚刚停稳二狗就一溜小跑过去把门给拉开。
  “王县长,你回来了啊。”他腆着一脸笑脸看着王九州说道。
  看到他,王九州顿时就大笑着说:“你小子是属狗的啊,耳朵这么灵,我的车刚进门就看到你从门里窜了出来。”
  “嘿嘿,王县长,你咋知道我属狗的啊,你可真神了。”二狗也跟着笑着说道,这下就连开车的司机老王都笑了。
  “我真的属狗的。”二狗强调了一下。
  看到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王九州简直肚子都笑的疼了,伸出右手食指指着他说道:“你呀,你,就是个活宝,怎么,今天县里没出什么事情吧。”
  “没,就是中午的时候教育局的正副局长来找了一趟南县长,问了一下关于县里进行安全普查的事情,还发了一通脾气,嫌没有通知他们,南县长给他们解释了一下他们就走了。”二狗急忙说道。
  王九州不由眉头一皱,站住脚问道:“南县长都给他们说什么了。”
  “教育局长说早上的事情他正好路过,人群都是他给疏散的,南县长听了就把该说的都给他说了。”二狗立马回答道。
  停了这话,王九州的眉头就舒展开了,点头说道:“嗯,我知道了,走吧,咱们上去再说,哦,对了,二狗啊,你跑个腿,把楼里的大衅长全部都给我叫到小会议室里,我要开个紧急会议。”
  “哎,好嘞。”二狗应了一声就朝楼里跑去,他已经能够想到王九州开会要说什么了,肯定有关于九曲酒厂的事情。
  果然,他开会的时候就提到了市里有关九曲酒厂的解决意见。
  “市里的意思是,我们要跟上改革的浪潮,九曲酒厂虽然是人民的财产,但是现在却已经成了人民的累赘,所以同意出售它,只是要求一定要定一个合理的价格。”
  王九州说道,一众人都沉默了,因为这个问题的确复杂的很,虽然他们很多人都想把九曲酒厂这个包袱给甩了,但是九曲酒厂的厂长宋长久本身也是副处级的编制,所以才比较难处理。
  “我基本同意王县长的观点,现在关于九曲酒厂的事情宋厂长已经点头了,表示愿意谈判,我想他也是不想给县里增加负担,我们应该对他的行为表示支持。”南云附和了一句。
  “我也支持。”曹明点头说道。
  他们两个一牵头,这个会议就基本已经结束了,下面的一些科员基本上都是跟风的,都对这件事情表示支持,结果就是这个会议开了不到五分钟就散会了,不过这也让这件事情从制度上能够说的过去了。
  出了会议室的门,王九州就看着二狗说道:“二狗啊,你等会下班是等我一起走呢,还是我们到山城再见面啊,我刚刚来的时候李牧已经跟着我一起来了,就在对面的招待所里,这应该是你安排的吧。”
  “我当然是跟着您一起走了,我是您的秘书嘛,只是我下了班还有一点小事,我等会就在对面招待所等您,你看行吗。”二狗嘿嘿一笑说道。
  他这句话也相当于是承认了风牧的确是他安排的这件事情。
  王九州的眼睛顿时就亮了,叹了口气看着二狗说道:“你呀,到底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我现在真的庆幸我把你留在了身边,如果那天真的你再迟来一点我答应了明风的要求,我怕是要后悔一辈子了。”
  听了他的话,二狗立马就知道他这是在考验自己了,马上就说道:“王县长,您放心,我二狗不是那种不识好歹的人,谁对我好我都记得清楚,我永远都是感谢您的,您对我可是有知遇之恩,我这辈子都不会忘了这个事情的。”
  王九州点点头,没有在这件事情上继续纠缠了。
  下了班,二狗本来想要和风荷一起去她家转转,顺便看一下九曲酒厂,但是却被她给拒绝了,无奈,他只能先去招待所,让她等会过来找自己。
  到了招待所门口,他就看到了李牧的轿车在那里扎着,进到门里就看到他正坐在招待所的大厅里,柜台后面的营业员赫然是他熟悉的刘颖。
  顿时就看着她笑着说道:“呀,你又上班了啊。”
  “是啊,我上下午班,八点就下班了,昨天是在帮别人加班。”刘颖有些害羞的红着脸说道。
  二狗顿时就哈哈一笑,说道:“我先去和朋友谈事情,有时间了陪你。”说着就往李牧那边走去。
  李牧此刻身边正陪着一个打扮的雍容华贵的女人,看到二狗过来,他立马就先站起来给二狗介绍:“二狗,这位是我妻子刘云,她还有一个身份是香港荣盛集团集团的总经理,这次收购九曲酒厂的就是她的荣盛集团。”
  听到他的话,二狗一愣,然后点点头,对于这个事情他早就用特殊能力从李牧的脑袋里知道了,而且他还知道这个刘云的身份也不简单,她家里在山城以及整个太省的关系网都很大,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的父亲刘生是太省的副省长,正儿八经的省部级官员,势大滔天。
  立马,他就赶紧冲着女人腆着笑脸说道:“原来是刘姐啊,我一直都听李哥说你长的多漂亮,身材多么好,皮肤多么白的我还有些不信,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你可比他形容的要好看的多了。”
  他狠狠的拍了一个“二狗式”马屁。
  刘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露骨的表扬自己,不过心里还是美滋滋的,立马就看着二狗笑道:“你呀,果然和李牧说的一样,油嘴滑舌的,他让我防着你呢,说你祸害女人的能耐一流,我原本也是不信,但是刚刚看到你和前台那个营业员说话那个暧昧的样子,我忽然就信了,怎么,那个小姑娘你搞到手了没,要不要姐姐帮你啊,姐姐可是打遍花丛无敌手喔。”
  听到她的话,二狗顿时浑身一个激灵,不由就狠狠叹了口气。
  的确,刘云长的很漂亮,三十多岁,皮肤保养的很白很嫩,穿着一身性感的牛仔,把她完美的曲线勾勒的一览无余,上身穿着一件丝质的小衬衫,脸上画着淡妆,一头的卷发,看上去就像是电影里的明星,但是二狗却对她没有太大的兴趣。
  只是因为这个女人竟然是个拉拉——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71.长的这么漂亮却是个拉拉599

3.0分

3.0分 第840章、竟然是个人妖c63

3.0分

3.0分 老师竟然是处女dee

3.0分

3.0分 拉拉队队长208

3.0分

3.0分 学校拉拉队6bf

3.0分

3.0分 61、一个鸡蛋是充实,两个鸡蛋是满足855

3.0分

3.0分 老师竟然还是处女82e

3.0分

3.0分 第406章 竟然是白云c17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